血腥的成人童話:羊男的迷宮(上)

 去年金馬影展時,我極想看這部「羊男的迷宮」,卻因為時間不允許作罷,心想:既然能上院線片,就到電影院看吧。於是,一上院線,我就忍不住邀朋友一起去看。


由於不想多打字,可直接拉到最後看延伸閱讀。這部電影可以解讀的地方很多,討論的心得方向也幾乎一致,我盡量在不重複的狀態下書寫心得。


想看的原因,無非是他的魔幻童話元素,有這樣的元素不稀奇,稀奇的是,這樣的故事架構在一個真實的歷史時空裡:1944年西班牙內戰期間,法西斯政權亟欲殲滅左翼勢力。一個簡單的童話或是奇幻故事,可以吸引比較多的觀眾,票房成績比較好。但把現實的歷史概念帶進去,這樣的電影,恐怕不是只有視覺上的滿足或打算讓觀眾「輕鬆愉快」的。他必然有某種想要訴說的道理,或者就是成人童話。


 果然,在戲院裡,我一直覺得很「殘酷」,一直用外套遮住眼睛,不停對朋友說:「這電影有沒有分級啊?」(於是,出戲院第一件事,便是去查看電影的分級:普通級?!不,這種電影最起碼要保護級才行啊。這不是哈利波特或魔戒)


但這不是部恐怖片,恐怖的並不是童話本身,不是造型詭異的「牧神」或是吃人怪,不是蟾蜍或是精靈,恐怖的是「人」,是法西斯上尉,殺人狠毒不眨眼,認為人不可能平等,有階級優劣之分是正常的,在觀眾還沒心裡準備時,他可以毫不猶豫地殘忍地殺人,即便是屍體,他都會冷血地補上幾槍。


我總是喜歡發出這樣的感嘆,很多戲劇文本告訴我們,可怕的並不是「未知」或是任何非人的東西,可怕的,其實是人,還有人心。法西斯是一種扭曲的人性產生的意識形態,因為不相信「人」,所以,強調「服從」,下級服從上級,小孩服從大人,弱勢服從強勢,劣者服從優者–但這種上下階級,其實是有權力的人去區分的,他們不是不相信「平等」,而是希望別人的「遵從」。


這點,是將現實世界與魔幻世界拉在一起的重要關鍵。否則,我們並不曉得為什麼一部明顯反法西斯的電影,要加入一個小女孩與他所帶來的魔幻世界?光現實世界,就可以完整成為一個主題清楚的電影了。


 在上尉的軍隊中,有個同情左翼勢力的醫生,他和女管家一起暗助隱匿山上的左翼份子。後來,他被上尉發現後,質問他為什麼要幫助他們,為什麼不服從他?醫生說:「你只會要人服從,身為人,不可能不質疑、不思考。」換句話說,作為一個人,必須要了解自己做事、行動或作人的價值理由,他必須要能思考選擇,而不是「毫不質疑地服從」。


牧神說,為了永生,為了回到地底王國當公主,小女孩必須完成三個任務–這三個任務是想知道小女孩是否已經被人類的習性污染了,還是仍保有公主的靈魂。小女孩順利完成了第一個任務,卻在第二個任務中有了點失誤,牧神非常生氣,拒絕她回到地底王國的可能。 最後,牧神願意給小女孩一個機會,讓他完成第三個任務。


第三個任務便是將他剛出生的弟弟抱到迷宮,而後,希望拿他弟弟的血獻祭。小女孩拒絕了,他不能拿別人的血來完成自己的心願,尤其是他的弟弟的。牧神說:「你承諾會服從我,不去質疑我的要求的。」小女孩仍選擇反抗,而後,遭到上尉的槍殺,死去,讓自己的血滴在水池裡…。


這個結局非常開放。一邊是女孩開心地回到地底王國與父母重聚,另一邊則是帶著微笑的死去,旁邊是女管家傷心地哼著搖籃曲,親眼見女孩斷氣。 這段魔幻神話,到底是愛讀童話、愛幻想的小女孩的幻想,並用以對照現實世界的殘酷?還是真實的故事。就選擇你自己相信的、喜歡的結局吧。


(待續)



延伸閱讀:


 (23) 羊男的迷宮


羊男的迷宮 染血的真實童話



抉擇的痛苦─評《羊男的迷宮》


迷亂一生,還是重返自尊?

 

[電影] 羊男的迷宮 Pan\\\'s labyrinth


06金馬影展筆記Ⅸ:原創力強的黑色奇幻童話《羊男的迷宮》


[影評] 羊男的迷宮 Pan\\\'s Labyrinth

Advertisements

8 responses to “血腥的成人童話:羊男的迷宮(上)

  1. 唉約 你為甚麼老是在看我也在看的電影
    哈哈 還好我看過包夫人…
    下一把來拼誰先看到鮑許好了拉

    羊男的迷宮這電影
    從西班牙內戰 奇幻神話
    一路講到人性的黑暗與希望
    我一直覺得
    從這部電影裡頭的很多設定跟觀念
    都會讓我想起《格爾尼卡》
    甚至是哥雅某個時期的作品…

    Guillermo del Toro 之前也有一部電影
    設定在西班牙內戰時期
    叫做《惡魔的脊椎骨》

  2. 我聽說這導演挺愛拍西班牙內戰時期的電影,也是控訴法西斯。惡魔的脊椎骨,我也想找來看看,不過評價似乎都沒有這部羊男的迷宮好,這部電影可能是他練功許久的精華了。

    可惡,我還沒寫完呢~你就給他一個設定框架了(當作沒看到~)。

    包法利,不是電影:)
    這是無可奈何地被拼過的,沒時間,嗚嗚。好想看林奕華的詮釋喔。
    不過,我要寫文本的包法利,嘿嘿。

    鮑許?你說跳舞那個?
    讓給你好了,沒時間啦,哼哼~
    來拼美麗誘惑(我愛王爾德~)或權力喜劇好了。

  3. 那個…那個…
    權力喜劇我也看過了
    看完了有男性焦慮…

  4. ted~
    你,你,你給的那個很妙的mail是假的啊?
    退信了啦。
    我不能討電子檔了。

    果然是文青,不要隨便亂車拼了。

    三峽好人看過沒?嘿嘿。我贏了。

    (好幼稚啊我*羞*)

  5. 喔 賈的"三峽好人"還有紀錄片"東"我都看過
    講到看完三峽好人…我感觸良多
    我想對於就讀人類學的妳 應該會有更深的感觸吧
    賈完全把政治意圖收納在某種詩學的皺摺底下(poetics and politics)
    心中的憤怒都在整部電影那種悠悠的離愁中散去
    稍有不甚 眼淚真的會莫名其妙流下來
    三峽本身就是個ground zero 是個蟲洞
    所有的文化歷史 言說 跟人的情感都將在此消散
    唉,何必多說呢?

    對阿 我不該挑釁比賽的 是我不好
    (我們動感幼稚園出來的不是特別動感,就是特別幼稚)
    還有阿
    抱歉我給了錯誤的mail 請饒了我 馬上補正

  6. 再打擾一下 "揮發"一下我的感情
    之前樂生院的議題剛在醞釀的時候
    我看到了許多充滿真實情感的文章
    看了真令人鼻酸
    一路就讓我想到三峽好人
    想到三峽好人拍三峽悲慘的好
    我想說的是
    這種藝術上的損失我承擔的起
    我不希望 台灣最後也出現了一部
    緬懷樂生院的三峽好人
    我寧願台灣出現一部宅男宅女團體救世界
    的kuso通俗鬧劇

  7. 哈哈,不回應,請直接等我的三峽好人~
    回完,我還寫個啥?:P

    不過,你最後關於樂生的心得啊,我貼給瓦礫他們看,瓦礫問:那要拍成水男孩,還是什麼嗎?

    (我們之前在討論練習曲跟北野武–>對,兩者無關,就是閒扯)

  8. ㄟ 如果可以的話
    我建議可以拍成 東成西就
    阿潑可以演劉佳玲反串周伯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