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反求諸己的極限

今天,有個研究生跟我說:「我發現你的部落格都沒寫個人情感的東西。」我想了一下:「也不是沒有寫…。」在新聞台時期,沒多少人看時,我會寫一些,不過只是單純記錄,大概也不是要讓人看懂的,所以,就是一種類文藝腔。如果我可以把現實的自己隱藏得很好,或許,我也可以直接公開。只是,即便在現實世界,我都很少對摯友之外的人,表達自己的情緒感情。更何況公開書寫。

不過,最近突然想來聊聊「人際關係」。

我同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要尊重他在生長過程中受到環境或各種經驗影響而發展出來的獨特自我或原則。所以,人和人之間,才有「合」與「不合」,頻率相同或不相同的差別,也就是為什麼和這個人走得近和那個人無法交心的原因。

不過,人是社會的動物,無論如何,你都必須和別人互動,不論生活學業工作還是網路。在這種情況下,社會會自己發展出一套要你遵守的準則,讓互有差異的每個個人,在一定的基礎下,達到和諧的相處。例如,使用相同的語言。例如,每個人作息不同,所以,公司規定上下班打卡時間。例如,禮貌這東西,就是人和人之間的圓融劑。

你可以不屑,說這是一種制約或規訓也好,或是強迫你違反自我也好,除非你不需要和人相處,否則,你就必須時時檢視自己是否太堅持自我,而不是去覺得別人怎麼不喜歡你或是指責你。你們之間,一定少了某些東西,是互相不自覺的。

我是一個人緣還不錯的人,很少接收到別人的不友善。但,凡有「不友善」的情況發生,我一定會去思考自己哪裡沒做好,或是沒有去符合「通則」。印象中,國中時,曾看到同學寫紙條罵我「以為成績好人緣好就很跩」,因為那時我臉臭臭的都不理人。我寫了張紙條傳回去解釋。我專心起來,老僧入定,表情嚴肅,周圍聲音都聽不見。這是我個人的特質,但我並不是個不愛搭理人的人,所以多作解釋。高中時,個性很急躁,偶爾會傷到社團同學,但我並不曉得。後來畢業時,他們寫留言給我,我才知道原來我的一些急躁的言行,傷害了他們。既然無可挽回,我上大學時,就修正許多。

我記性很好,別人說我什麼,我多半會記得,偶爾還會拿出來檢視自己是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以前常和人在網路上論戰,後來了解,網路上,誰都很難說服誰,於是,文字也柔軟些了。

每次換新工作,難免都維持過去工作的慣性,新同事也還來不及了解你,所以,偶爾都有工作磨合期。我常常會花很多時間想,應該如何改正自己,以適應這一行的規則、步調或是認知,還有,如何配合同事早就有的默契。其實這很難,但都要經歷。

反求諸己,其實是最簡單的處理人際關係的方式。可是,有時候,你還是會覺得很困難改變自己,或是,不曉得該如何修正自己去配合對方。

我認識個社經地位高的菁英,長得不錯,也很善良。但或許家境不錯,人生順利,帶著點傲氣。但我不太了解,為什麼自己和他交朋友,都有種「求」他的感覺。我和他之間的相處,就像我把球丟出去,然後眼睜睜看著球在我面前掉下來,他沒有接到,或其實不想接。但我知道他不是不想交我這個朋友,只是,或許是他的成長背景,讓他有了這麼一種被動的態度。

前陣子接到他的電話,請我幫忙一件事。沒有請謝謝對不起,直接叫我如何如何,老實說,我非常傻眼。我反問他我如何作最好,他說,就交給我處理就對了。首先,我以為我和他的互動,並不是「朋友」關係,沒有相當的默契,儘管如此,我還是願意幫忙,只是,很久沒聯絡來的一通電話,竟是叫我幫他做事,而且~或許他無意,但就是命令的感覺。我沒有怒氣,只是充滿了訝異,心想:「怎麼會有這樣的人?」他到底受了什麼樣的菁英教育,他到底知不知道禮貌?

如果要罵粗話,我會直接飆說:「我並不缺你這個朋友,你有什麼價值讓我把你當成朋友?」我非常有誠意和每個人好好相處,甚至當朋友,但有些人很奇怪,他就是拿他彆扭執拗的一面來面對你,讓你拿他沒辦法,然後想說:「算了,反正也不在乎。」

我對朋友一向很直接、坦誠,因為我覺得要讓兩個人之間有很好的相處方式,除了原本頻率相合之外,也可以讓彼此知道彼此的感覺、差異,而後,我們才能小心避免,或是盡量配合。只是,對方不一定有這種誠意。當我有了一百個朋友,我不可能去配合一百個人妥協改變我自己。但最起碼,要有「普通」、「一般」的禮貌應對回話。如果,有人必須要我遷就他的脾氣或是詭譎神秘,真的很抱歉,除非你真的有讓我非得交你這個朋友的價值–當我花了太多心思,疲倦之後,我只能放棄努力。

這時,就已經不是反求諸己的問題了。

3 responses to “【人際關係】反求諸己的極限

  1. 的確是該有個限度
    不然活著也太辛苦、太沒自我了

  2. 今天jas寫了一篇文章,雖然我不是抱怨捷運吵鬧小子,但我也忍不住想附和:要讀論語啊~
    http://jas9.blogspot.com/2007/05/blog-post_25.html

    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

  3. 說到捷運上吵鬧的小朋友
    我今天才碰到一個
    在搭捷運去你家的路上 一個小朋友跟阿公同車
    那小鬼整個就是一個被寵壞的死小孩模樣
    在捷運上以漸進式高音不斷轟炸阿公 阿公則以沈默攻勢回應
    結果搞死的是同車的乘客…
    那小鬼的音量我估計八九十分貝有吧 整個就是狂吼的聲音…
    實在很想把他丟進垃圾桶資源回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