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際關係] 對朋友嚴格?

大學時期,曾經有個男生跟我說:「你對朋友很嚴格。」他大概是第一個跟我說這句話的人吧。

我和他大學四年有快三年幾乎形影不離,破壞我們關係的原因是我在社團中當他的「下屬」,因為不滿他把責任丟給我,自己光頂著個頭銜,生氣地要「離職」。他視之為一種親密的信任,但我卻覺得是「不負責任」。我問他:「你忘了當初我幫你選舉的原因,是因為你想要學習承擔責任的嗎?」

他是個老么,被保護得好好的,長得秀氣斯文,很容易讓人「寵」他,所以,他似乎很輕易地就依賴別人。為了幫他「學會承擔責任」,我跟著承受同學的不信任,同學們質疑他是不是能真的把責任扛起來,也責怪我太輕率相信他。但,以我和他之間的感情,我很難拒絕他,甚至覺得自己有點義無反顧。

但他還是辜負我了。當我如此回應他時,他給了我一句:「你對朋友很嚴格。」我一直記到今天。當我忍不住批評、「指導」朋友時,我就會想起這句話,然後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這樣。

還有一個人也有這樣的感覺。他從未明確說過這句話,但暗示我他有這種感覺的,也是我大學的好朋友。我常常因為他使用偏見的字詞,或者態度反覆而生氣。當我生氣時,他通常不會多說什麼,雖然他是全國最佳辯士,但不喜歡吵架,因此,我們沒吵過架,只有我兀自生氣。

我曾看過星座討論,說火星射手的人看似隨和,其實「眉角」最多,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踩到。而魔羯座,則是一個對親近的人容易嚴格的星座。我每次看到這樣的討論,心理總是浮現大學同學的那句話。

慢慢地,我開始認清楚這個部份。對於「外人」,我可以尊重你的個性、獨特性,或是任何「無理」之處,我可以一笑置之,反正你是「外人」,我們之間的界線很清楚。但對於自己重視的親人朋友,我就不太能容忍他們一再踩在我無法容忍之處,或者是把我說過的話當耳邊風,或者背棄我的信任。因為我對他們「非常用心」,甘願承受別人的誤解或者質疑,也傾力讓彼此相互了解。

前幾天,一個朋友聽到我對另一位朋友說他沒有打開心胸認識別人時,對我說:「你對他太嚴格了。」他說某群人不也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圈中?我那時楞了一下,心想:「我真的很嚴格嗎?」為什麼我不拿同樣的抱怨來對那群人呢?

而後我想到,「他們搞小圈圈,不關我的事啊。」我沒有資格去嫌棄別人是不是活潑,是不是願意打開心胸。但這個朋友不一樣,他因為真誠地想改變自己,所以,和我多次討論,因此,我才忍不住「批評」了這件事。

其實,我最嚴格對待的,還是我自己。當朋友對我有所埋怨時,我總會花很多時間去思考這件事,或把他們的埋怨放心裡好久。因為我重視我的朋友,儘管我知道他們不必然重視我們之間的信任關係或是承諾。但因為我記得深,所以,反向的傷害或批評會更強烈刻在我心上。於是,我知道,我們再也不會是「朋友」。這也算是一種嚴格吧。

7 responses to “[ 人際關係] 對朋友嚴格?

  1. 其實一直很想回這篇,不過又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有點想拍拍肩的感覺吧。
    我其實也常常在檢討自己的態度(嘆)

  2. 呵呵,也拍拍你的肩。

    我其實也不是很介意,只是寫了封信給那位朋友跟他說清楚我對那個被我唸的人(好啦,就是毛球啦),不是「嚴苛」(我很在意朋友對我的意見想法的),就是真的與生俱來的姊姊天性。寫著寫著,又想起了那個人的那句話,所以,忍不住想寫下來。

    我還蠻常觀察看別人的互動或口是心非的那面,因此,常常拿來檢視自己。不過,這真的也太累了。每當我覺得太麻煩時,就乾脆不要管這些人,把他們丟到窗外比較快:P

  3. 呵 我覺得天底下最困難的事情是把一個人的腦袋裝到另一個人的腦袋
    所以很多很多時候 當我知道對方的想法和自己不同或對方還有自己的脈絡時
    我不會再解釋什麼
    因為對方有自己的歷史脈絡 不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的 也不是不願意溝通

  4. 可是你也太厲害了
    只不過是一句聽起來很直覺的『妳很嚴格ㄟ』 就可以這麼影響到你的情緒喔
    如果是我 我可能聽過就忘了 或者我會覺得對方不了解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以我會將對方直覺的脫口而出的聽起來很刺耳的說法 當作是無心的 耳邊風
    因為我清楚對方不了解這整件事情
    而我說出來事情的目的只是要 聊天 宣洩情緒 或是抱怨 不是來諮詢的
    但即使對方這樣看我這樣處理這件事
    我也覺得這無礙於兩個人的交情

    即使是訓練有素的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都不見得會同理了
    更何況是不清楚整件事情經過的朋友 (待續)

  5. 『因為我重視我的朋友,儘管我知道他們不必然重視我們之間的信任關係或是承諾。但因為我記得深,所以,反向的傷害或批評會更強烈刻在我心上。於是,我知道,我們再也不會是「朋友」。這也算是一種嚴格吧。』

    因為我也很重視你,所以覺得要跟妳說。不能用妳的標準還有當下的狀態來判斷朋友間的回應。
    因為每個人的步調頻率還有他所處的狀態都是動態的。"我知道他們不必然" 其實這句話就含有很多個人主觀判斷的假設在裡面,這樣很難接下去討論,到底朋友有沒有重視信任關係或是承諾。只是讓自己陷入悲劇主角的哀傷裡。

  6. 我想想,『但因為我記得深,所以,反向的傷害或批評會更強烈刻在我心上。』這句話是成立的,但因為之前那句話的不成立,那妳這麼快就把自己和朋友的關係判出局,不是和第一句話有矛盾嗎?
    唉呦,總之你先把身體搞好吧。

    (齁 為什麼不能留言超過八百字 還要分段貼……)

  7. 吼,Janet,你也寫太長了吧。枉費我還特意寫信跟你說:)
    不是你那句話影響到我,我說了,大學時那個同學跟我講那句話,讓我記很久,也隨時拿出來反省自己。(he was important to me, that I have talked about him to you before)所以,當這句話在一次出現時,其實是那個人的影子從我心中浮上來。我知道你跟我說這句話的當下,只是一個開玩笑的無心。但也是因為這件事,讓我再想起他,還有我的一些所謂「嚴格」的事。

    正如你所說,朋友的頻率步驟是動態的,因此,我也能隨之調整。但最起碼的「溝通」,還是要有的,包含所謂的「無心」對我造成的傷害,或是刻意的忽略,我都不能讓他累積。但你也知道,我有名的記憶力好,忘不掉。那種累積,是加深傷害的,而不是裝作雲淡風清的。

    我大概有種潔癖,沒辦法看到這個人曾背後說那個人的壞話,但見到面卻還可以表現出「我們是好朋友」的樣子。太虛假了。我不懂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子。想要當朋友,不是就互相了解,溝通,然後想辦法知道對方的立場或是說出某些話的原因嗎?如果,對方拒絕或是以一種「自我表現」的方式處理,那我是要用什麼樣的基點,來「同理」、「了解」、「判斷」對方什麼行為或是什麼話,是出於什麼原因呢?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跟我講話的態度或是背後的意義或是無心,那是因為我們有溝通,相互理解,我可以抓得住你說這句話那句話是何意思,但不是其他人都通用的。特別是當我的問題被習慣性忽略或是我時常被瞞騙時,我不曉得還能建立什麼信任基礎,來去同理這樣的經驗真實。

    所以,回到「嚴格」這件事,有時候,「嚴格」不是對別人,是對自己。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跌倒太多次,但卻嚴格希望自己能夠不要害怕跌倒。或者是嚴格檢視自己那種不太合理的嚴格。嚴格是因為自己,從來不是因為別人。但,心結,始終很難解開的。

    雖然說,我對「朋友」的認定,是非常嚴格的: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