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女人啊

我的經驗值不足以讓我當個兩性專家–即便聽人家談感情之事的經驗值也不太足,約莫看起來就一付「不太權威」的樣子–即使如此,我多少也聽了一些,想了一點,隨便給建議了…不少(咳),重要的是,雖然我不懂「兩性」,但好歹我的經驗值夠我懂「女性」。

身為一個女性,不免要發發一些兩性的牢騷。剛巧,這陣子,不約而同和朋友間聊到一些女性的事,又看到瓦礫幫貼的徵婚啟事,於是,想來碎唸一下。

月月來

首先,身為女人的痛苦之一,就是「月月來」–月月來雖然痛苦,但久久不來或常常來,也是一種痛苦。反正他的存在就是一種痛苦。

說到這裡,有人一定會說:「怎麼會?這是神聖的事耶。」以前當我抱怨甚至髒話都飆出來時,我一個護理系畢業的學姐用天使的姿態,無邪的眼神盯著我說:「你只要想像,自己肚子裡每個月都有個小生命可能長成就會覺得很滿足…。」我只賞了他一個白眼。

很少女人會用如此夢幻的角度看待這個生理事實,因為,即使不痛個死去活來,也多半被搞得焦躁不安。想想,過去的女人更偉大,他們多半一起床就要幹粗活,沒得休息,也沒生理假,甚至連「怎麼動都不會漏」都沒有。

不過,「怎麼動都不會漏」真的是個誇張不實的廣告詞,我發誓。另外,生理假也很難放得理直氣壯,尤其你的主管是個男人時,他再怎麼有同理心,都無法理解「月月來」的折磨的萬分之一。我以前的醫生主管(不是現在這個),曾經跟我說:「你們現在的女生是怎麼一回事?這麼虛?」(我忍不住心裡亂罵說:「因為以前的女人沒領你的薪水,也沒有生理假可請啊。」)

同事生理期的時候,要早退,臨走時,跟我說了一句:「唉,女人。」因為女人的生理問題而痛到不行的姊妹,也輪流跟我說:「當女人好慘。」身為女人,我也只能給一個「我懂」的眼神或說聲:「保重。」但也不能幹嘛。唉,女人。

陶子寫的月經論,堪稱是經典了。

花大錢

我平日不逛百貨公司,買衣服只到公館的評價服飾店與路邊攤,偶爾逛逛康士美買盥洗用品和防曬乳。脖子上掛的是香格里拉買的20元人民幣的藏傳佛教項鍊,手上戴的是路邊攤手錶199一個–最大的花費都不在身上,無非就是一堆書,一堆電影,一台相機,還有漫畫王的悠哉消遣。

即使如此,還是會有不得不在身上花大錢的時候,例如,久久整理一次的頭髮(而且很悲慘地像被狗咬的,還被很多人誤以為自己剪的),還有久久買一次的保養品,或是久久買一次的內衣。

上週,我看老爸給我的禮券快到期了,於是拎著去買我早該買的內衣。專櫃小姐總是說內衣要半年換一次,但我常常一年多光顧一次。然後,買差不多換洗剛剛好的份。

這次到百貨公司,在半路就被攔截,詢問要不要拿贈品。好,我貪小便宜,於是,準備拿,而後,被推銷。我這個人意志堅定但耳根子稍軟,取得中庸之道就是買了便宜該買的,不理會太超過的推銷–姑娘我的皮膚屬於油性,不需要太多滋潤,只需要去掉我老化的角質就可以了。

但禮券已經用掉一半了,我可能無法買足夠的內衣,心裡覺得不安。果然,遇到專櫃的內衣促銷活動,買三送一,似乎不得不加入,同時又買了一件常需要用到的內衣,估算金額,已經超過我的預算了。

一件內衣有多貴?約莫上千元跑不掉,舒服新款的多半近兩千。如果有情人的還要顧慮到情人的感受,一般都要一整套,價格又往上漲。

當然,也有便宜的內衣,在夜市或路邊攤,但第一他不能提供試穿,第二他很難對抗地心引力,或是你的隨意亂動。女人幹嗎要穿內衣?不就是為了舒服同時對抗地心引力嗎?

所以不要嫌棄你的女人愛花錢在內衣上頭,那除了為自己好,也是為你好。除非你願意修正自己的品味,接受阿媽的肉色寬闊舒服內衣,而不會「立即不振」。

和姊妹碎唸我的荷包失血,姊妹也說他也才花了五千元買了雅詩蘭黛,然後我們一起搖頭:「唉,女人。」

徵婚啟事

瓦礫寫了一篇代友徵婚啟事,眾人議論紛紛。

董爺跟我mur了一下,說有人的徵婚條件像是開給威廉王子的。碎唸了一堆。我漫不經心地回:「開出條件的都不是真的想要達到之所以開條件的目的。」董爺不解。我說:「白話地說就是,因為要結婚而開出徵婚條件的並不是真的有結婚的衝動。真的有結婚企圖的人,不會開條件的,因為那就限制、拖慢了他結婚的路。」

董爺說他經驗值不夠,無法理解我的話。我說:「要多看熟女的文章!」例如袁瓊瓊這篇有人」就是個例子。我和Joyce分別因為不同的話而被觸動,他是:「他愛我就像他前頭沒有經歷過愛情,像我是地球上唯一的女人。」我是:「女人是被愛操縱的呀。只要去愛她,她就願意成為你要的樣子。」

愛情就是這樣,喜歡上的往往沒有什麼道理,只有「喜歡」本身就足夠是個道理。這才叫愛情。婚姻也不是「條件」的,往往不是因為你愛他所以結婚,因為他如何所以結婚,而是因為你想結婚,而你要跟他結婚。

很難懂?我又舉了一個例子:「例如男人啊,他可以說他喜歡怎樣的女人,條件如何如何,但是,有時候,眼前只要有個女人電到他,他就會想要撲倒他…這時候他定下的條件,都瞬間灰飛湮滅了。」

「你真是鐵口直斷,」董爺的結論是:「我無法反駁。」

唉,男人啊。

唉,女人啊。

男人唯物,女人唯心。

我從來沒有因為一個人的條件而喜歡他過,當我數著某個人的優點缺點條件時,我多半是猶疑的,不確定那是不是喜歡。唯有我真的發覺自己喜歡上一個人,才瞭解我之前猶疑的、考慮的那些條件,只是告訴我自己,那不是愛情。但真的喜歡上了,是磨人的、蠶食著的你的心,自己的所有自己,也都不見了。

Advertisements

11 responses to “唉,女人啊

  1. 阿PO這篇好,唉!女人阿……

  2. 宣宣,我寫得很雜耶,是你不嫌棄啦,每一個都可以抽出來寫一大篇,不過我實在懶,覺得自己很像部落格公務員,有想法就趕快寫下來,不然拖了一堆,後來默默都忘了。

    看到你在twitter的感慨,哈,其實女人很好哄
    像我看到福熊這篇
    http://blog.roodo.com/winteam/archives/3686903.html
    就想:吼,如果有人寫這樣的明信片,我會感動到死的啦。

  3. 所以,有時候我會想,理當是男人不停問女人說「妳到底愛不愛我」才對。究竟哪種性別才有表演天分,其實真是難以決定啊。

  4. 瓦礫,哈,你又給了我一個寫東西的題材。

    為啥愛情社會學這東西只有孫中興在開課?雖然我也不知道他上些啥,但我覺得應該有很多有趣的東西談。可惜社會學或人類學裡談的愛情,都有點無聊。

    好吧,我承認我沒看過紀登思的那本什麼親密關係的XD

    有時候我會懷疑,愛情對於女人的重要性,是不是被建構出來的?或者是說,愛情是從女人的角度被建構出來的…。

    又讓我想到可怕的Strathern~:~

  5. 說來諷刺
    我很幸運的自己生命中
    有一位女性朋友有PMS
    另一個女性朋友則有子宮肌瘤
    還有一位女性朋友有巧克力囊腫
    更有一位友人因為某種因素,動過三次墮胎手術
    我很感謝因為他們這些算是不幸運的生命經驗
    讓我比一般男性更懂得那個箇中的辛苦與煎熬

  6. 還有一本更乏味的,貝克夫婦【愛情的正常性混亂】。不過若細究文脈,可以看到一些耍甜蜜的轉折。
    其實呢,如果連優勢群體男性的慾望投射對象都能受歷史地域社會的影響有所轉變,沒理由愛情不會。任何一句對愛情下定論的句子,都只是一個現象裡多種轉折的其中一種可能性而已。而就算是上面那句「對愛情下定論」,對面也正有著一句「對愛情提出懷疑」,旁邊還有一句「不肯面對愛情」,附近又有一句「總是旁觀他人的愛情」…

  7. ted,呵呵,的確是。這是比較級的。
    我的研究是作infertility的,應該是說reproductive technology,
    我好奇的是,為啥女性非得如何他才是個女性,或是被認可是個女性,
    或是那種非自然的科技「助成」的女性。

    整個框架論點很大齁~~就是沒有回到人的身上。但是訪問一定是要跟人接觸的,聽著他們的辛酸血淚,
    老實說,我到今天還是不太了解,為什麼女人要有這樣的壓力,而又為何無法擺脫。
    我記得我訪問時,心理是有很多質疑的。
    不過,比我訪問前好多了,因為我開始採用類比的想像方式,
    例如老媽逼我嫁人說:「女人一定要嫁人。」之類的壓力來比較。
    儘管如此,身體上、精神上得折磨還是差很多的,
    畢竟我不用挨刀幹嘛的,而且還是一個伶牙俐嘴的小孩。

    我要說得是
    即使身為女人,有時候也很難體會女人的痛苦。
    當然,女人對男人或男人對男人也是啦:p

  8. 你是說寫甚麼風險社會的Beck? 還是?

    哈哈,的確啊,整個概念跟定義會因為時間不同而人不同,脈絡不同就有不同的「表現」,
    瓊瑤阿姨是一種,痞子蔡是一種,艾倫狄波頓也是一種啊(最機車的一種吧:p)

    所以,同一篇文章,每個人會抓到不同的「打擊」點,打到自己。

    但更賤的句子,恐怕是「愛情不曾存在」(哈哈哈哈哈。布希亞瓦礫上身)
    也就是說,人類社會中其實沒有「愛情」,
    這些我們看到感受到的愛情其實只是動物行為生物現象被人類建構而成文化作為的一種抽象概念而已。
    😄
    放大絕了吧~黑嘿嘿。

  9. 嘖嘖,這個大絕很危險啊。
    說社會真實是建構的,其實說的常常也是:建構出來的即是社會真實。慾望和投射對象畢竟還是沒法直接混在一起談,人類學還好,社會學是脫不了這個魔咒的。若說愛情不曾存在,其實愛情怎麼說也不得不存在。若不是自己的愛情,當然就只好在旁邊敲鑼打鼓一番。或者甚至自己提出一些定論,但是定論本身又和反面定論同在一起拆也拆不開。對體驗慾望的人來說,他聽到會點頭或聽到會搖頭的那些,他自己說出來的和不停否認的,其實都指向同一種他自己的慾望。

  10. 說是動物性也難以反駁,只是,譬如像蜜蜂或螞蟻那樣眾星拱月的交配結構,在人類這邊就變成只是一小角的某處的現象而已。社會不停教導的,最極端的狀況,在女人或男人這邊產生的就是服從教導或找機會逃脫兩種,內化所不及的地方,生命又會找到自己的無限種出路。而這只是一種觀點(譬如嫁雞隨雞)的狀況,愛情跟社會這麼多連結,每種連結各自又產生一大堆狀況…

    覺得渾沌也是必然的,因為狀況那麼多,慾望的對象又那麼多種,光是猜測前言跟問題意識就搞不完,要下結論的時候大家自然也就只好各憑本事。

    對啊,就是那個貝克和他也做社會學家的貝克太太。

  11. 阿潑

    方便的話 我想看看妳的論文
    可否指點迷津?


    ted657900@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