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雕像的哪一面?

龍ㄟ之前寄給我一張明信片,他說這是一個悠閒的「大姊」,雖然背影看起來很落寞,但正面看起來很瀟灑。其實我不曉得他為啥會選這張明信片,或者是他怎麼看這樣的「銅像」(?)或形象。不過,我收到時,頗有感觸(但我還是不知道這位大姊是誰啊)–你應該從怎樣的角度去看一個人?然後你會看到什麼?

今天晚上因為緬甸朋友來台灣,一起喝啤酒聊天。後來,我陪Alvin走到捷運站時,聊到他得到雲門補助的流浪者計畫的事。我忍不住跟他說:「好羨慕你啊。」他回我:「會嗎?你以前不是老罵我怎麼都在放空?」(Alvin工作一陣子,一個人跑去四川和泰國旅行半年,給我的理由是:「放空」。我就唸他說,怎麼年紀輕輕就放空?那時他才大學畢業後沒多久)我說:「ㄟ,那是我羨慕你啊。」他說別人都覺得他一直在放下,何時可以撿取,我說,我倒覺得這才叫做撿取,可能我對於流浪還有經驗的評價比較高吧。而我會說羨慕的原因,是因為我放不下社會、家庭責任,跑出去旅行一個月就覺得很有罪惡感,因此羨慕他的率性灑脫。


Alvin想了一下,認真對我說:「是喔,可是,我才很羨慕你耶,你是我一直想追求、變成的典型。」我嚇一跳:「什麼典型?」他說:「很瀟灑啊,你真的很瀟灑,很率性耶。」我楞了一下,撲疵笑出來,心想:「這句話要是被前陣子老是嫌我鑽牛角尖、執著之類的朋友聽到,大概會笑掉大牙吧。」

當我和朋友談感情或談人生問題時,總陷入一種困頓之感中。不過,老實說,誰不是呢?很多事情,自己都可以處理好,其實也有答案了,會找朋友談,無非是想撒嬌一下,或是可以被打氣一下,沒人真的會寄望朋友給他一個光明的未來或美好的解答。或者,其實像我很壞心的,在對談當中,鉤出別人的想法與經驗,換成自己的文字或是知識基礎。所以,這些被我當成談心事朋友的朋友,看到的永遠是我那頹喪的一面。

而Alvin,我們是一起在非洲當志工的朋友,他從一認識我,就知道我很多瀟灑的故事,還有犀利直接的意見。他看到我怎麼和當地人相處的,也看到我怎麼去看這個世界的。也看到我赤腳跑來跑去,毫不在意蹲在路邊吃東西。或者幾個夜晚,我們分享著自己過去的感情故事,或許是星空燦爛,也或許在黑色大陸沒有悲觀的權利,說出來話語的溫度也不同。所以,他只看到我瀟灑的部分。

我想起一位一起去非洲當志工的朋友,他一直堅持我是射手座的。因為他看到的就是這個部分。(不過,和我同組的某位男士真是太標準的魔羯座,我和他根本就成了對比。大概是這個原因吧。)有一次獅子男也跟我說,他堅持我是魔羯座是因為我老是找他談感情上的問題。不過同樣是同事(獅子男學長也是同事),另一位大我幾歲的姊姊因為老是看到我工作衝衝衝,還有裝可愛的模樣,也認定我是射手座的。我從這些朋友怎麼認定我的方式中,找到了很多反思的地方:回頭看他們從怎樣的角度,才會看到怎樣的我。

然而,即使是父母,都不見得可以看到孩子的全部。必然是看到沈重的背面,或是瀟灑的正面,某一面。

我想,可以看到幾乎全貌的,大概只有大學同學了。一來相處時間夠久,再來便是他們認識我時,是我人生中銳角最多,鋒芒最露的時候。幾乎是整個人都露出來。於是,他們可以看到我耍正義感,或是帶頭作亂~ㄟ,玩樂啦,搞笑,裝可愛撒嬌,或是蹲在地上痛哭…等等各種表情與思考。當時不太有心防,怎樣就是怎樣,所以從來不保留想法與情緒,我喜歡誰大家都知道,我為了什麼心情不好也大家都知道。我那時愛恨都很清楚,情緒也很明顯,脾氣也是畢生最壞的時候,但也是被磨練最多的時候。當然畢業後,發生了什麼事,想些什麼,有什麼轉變,也是很清楚的呈現。

所以,這雕像實在太大了,每個人都必須要有時間和耐性,繞完他一整圈,才不會只摸到一個部分,或看到一個面向:P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