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日記–平安夜與生日

今天有人問我怎麼不去過聖誕,我說得回家倒垃圾(不過,上晚班的同事買了必勝客來過平安夜,我也在下班前貪食了幾隻雞腿就是了。)由於我不是基督徒,因此聖誕節對我意義不大,再加上消費氣氛過濃,我便覺得可有可無。更重要的是,取消行憲紀念日放假的機會,實在很難好好狂歡什麼的。因此,我很少過聖誕。(但我很喜歡聖誕節喜樂、和平充滿愛的感覺,覺得能傳遞祝福還有反省自己很棒)

讀研究所時,所上都會舉辦聖誕聚會。因為我們有很多學長姐是原住民,原住民多半是基督徒,所以,辦起來還挺有樣子的,我們也會交換禮物,大吃大喝。記得有一年聖誕,我們便跑到玉山神學院去觀賞原住民基督徒的另類聖誕聚會,印象最深的,是他們風趣的表演美妙的歌喉~~還有,怎麼樣都咬不動的飛鼠肉XD

然而,並不是每一年都可以這麼歡樂。有一年聖誕節隔天,我要做一份文化人類學報告。而聖誕節當天,有兩位同學要seminar。因此,我和另一位同學的報告急迫性相對不高。他於是慫恿我陪他去吃吃喝喝過聖誕。我書讀不完,實在意興闌珊,但又不想拒絕,於是,大概整晚我都在mur聖誕節的消費主義啪啦啪啦之類的左派批判思想–而且,我要做的那份報告,剛好是與勞工左派相關的文化人類學reading。而我同學也嫌棄我一晚:你很解high耶。(後來買了紅酒到寢室和其他同學一起對飲)

但我也不是每一年都這麼解high的。大學時,我就玩得很瘋。轟趴、溫泉趴、夜遊…什麼都有。大概年紀跟心境都不同了吧。(當然,有行憲紀念日放,或可以蹺課,會影響願不願意出去玩這件事)

這時,我還要再提到一件事,就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聖誕節和過年,中間隔不到十天。十天之內,有各種可以吃吃喝喝開趴夜遊出去玩有的沒有的活動,系所辦的活動常就在我生日附近,或是同學很習慣在我生日時,順便辦聖誕趴(我有個25日生日的同學好可憐,他明明生日被記得最清楚,但老是和我一起被慶生)。大概也因為這樣,常常過完生日,我就「很累」了。如果接續著聖誕節活動,跨年我多半會回家裝死。這三個日子,最起碼會有一個半被我裝死混過去。

於是,我今天跟朋友抱怨了一下:「你不知道當十二月底的壽星,又是個人來瘋,是很累的一件事。」意思就是,一直在玩,而且玩又容易high。(今年陪我過生日的朋友,應該有見識到吧XD)

研三那年,因為不用工作不用上課,我拖著我的死黨躲去日本,從我生日前到跨完年–除了除夕夜的京都讓人覺得非常惡夢外,我著實得到一些寧靜。

我不是每一年生日都玩得很瘋,但每一年都會固定親友吃飯,不會讓自己孤獨到。去年是和以前的同事(吃完去參加朋友的部落格大獎慶功),前年是和家人一起吃火鍋,然後往前推是日本、研究所同學、大學學弟妹、同事…。可能這天是冬至,所以格外需要溫暖。(我爹娘、奶奶很難記得家人的生日,唯獨我的生日忘不了:吃湯圓的那一天。所以,我是最幸福的小孩。但同時,我也就負責要把每個人的生日都記清楚,以提醒其他家人)

總之,聖誕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