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篇兩性文:對方在不在乎你

其實我很不想再寫兩性文了…,我想直接寫小說。但仔細想想,我也不是寫兩性文,根本就是純愛mur–畢竟到我這把年紀,周邊的人不是談工作就是談婚姻愛情…(ㄟ,我身邊怎麼沒人跟我談投資理財啊?好遜啊我),所以,這些東西便很容易變成mur的素材。當然,大家也知道我不是愛mur這些,只是嚴肅的東西需要動腦筋,不能太放肆。

去年,雨漣說:「你寫小說,搞不好也亂mur,會是日記體。」冤枉啊,我就是把部落格拿來當日記寫,你不可以這樣子誤解我啊。我也可以用書信體啊 XD

其實,我還蠻想寫劇本的…(眾人:「你不要一直亂想,都不寫,只會想!小說呢?」←大家不要太激動←其實是自己又演了起來)

今天,和朋友談「新年新希望」而扯到婚姻和感情。朋友直接抱怨對方不是真心的,搞不好玩弄他等等等。

「我一下飛機,開機,收到他的簡訊說回台灣打給他。」朋友說完,我就說:「哇,好感人。」(←我這種女人很容易打發XD)

朋友激動地說:「我要溫馨的!我要那種…我想你想得緊。」所以說,對方這種過於簡單的態度讓他覺得「不真心」。「我要溫馨的!」朋友再度強調。

我接了一句:「女人真難搞。」(不自覺又把自己當男人了)然後,說了下面的話:

那是一種很想跟你聯絡,但又要抑住自己過份的想念,同時有一點點寂寞,又生氣沒辦法和你跨年的憂鬱

講完之後,自己忍不住罵了髒話:「靠!我怎麼不去寫小說?!」又接一句:「靠,我真是水瓶體質。」(對方是水瓶座的)朋友就笑了,說:「你應該去寫兩性啦。」然後又說:「你就是這種人。」

我是個喜歡觀察還有理解、分析人的人(但不見得會認同或喜歡),不過,我不否認那是會帶著自己的經驗還有個性特質去解讀對方,有時候和不同朋友分享看法,才會驚訝地發覺:「原來還有這種想法?!」例如之前那個養魚理論–因為我從來不養魚,會讓每個人都知道我和他之間的關係與界線,只有對喜歡的人才會隱藏、模糊與壓抑–這是一種自我保護作用。於是,我完全不能理解「養魚」這件事,同時,也傾向於把曖昧不清但又表示在意的舉動,解讀為「有意思」的正面方向。當然因為我自己的模式與習慣,讓我做出許多錯誤判斷,害自己受傷,也害朋友受了傷。

所以,講完之後,我又補充一句:「可是,人有很多種。我以前會這樣想,現在不會覺得什麼是絕對的。」然後再補充:「你也去養魚吧。」不過,記得要在魚缸裡撈一條自己的魚,讓他變成公主,不要變成海洋的泡泡。也不要只是養了缸魚。

其實有一個不變的準則可以判斷:當你在乎一個人時,怎麼對待那個人,就可以用同樣的態度方法判斷那個人是不是也同樣在乎你、喜歡你。當然,很多行為態度不同,可是,會想親近你、瞭解你、藉機多說話和你見面、接觸…。所以,從他想聯絡的這一點(而且是要朋友回台灣立即聯絡)來看,我覺得自己的解讀還是對的。如果不是真心的,大可等個幾天再說。

因此,其實,問題沒那麼複雜。如果知道他不在乎你,而你還是在乎他,那就…保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