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記事

決定認真寫「日記」,瑣碎也無所謂。所以,先來回顧生日。

生日之前的事情,已經「有圖有真相」,現在開始補記生日。生日從12月21日開始。當天,同事買了小蛋糕為我祝壽(感謝!)下班後,我趕赴華文部落格大獎會場,以代領人的身份出席:我幫生活品味入圍者林木材領紀念品,如果有得獎,順便領獎(不過我必須老實承認,雖然主辦單位口風相當緊,不過,我也是當記者出身的,我漫不禁心問的問題,已經勾來了不會得獎的猜測,所以,我當成是遊玩的心情去的)。

雖然遲到,但到了現場,頒獎典禮還沒開始,主持人還在回顧過去一年部落格圈發生的事。我一進去,便有人跟我打招呼,但我沒仔細看,不曉得是誰。後來才知道是公益部落格得獎者行無礙協會的sunboy跟我打招呼(我曾去他們的活動演講)。急著找位子時,看到雨漣向我招手,我便坐到他旁邊去,我的另一邊是686。只見雨漣忙著twitter,我前排的adam和yoshgi也一直twitter,我本來還很悠哉,後來自己也忍不住twitter了起來。這次頒獎典禮的氣氛很好,頒獎者和得獎者都很幽默,感覺很愉快。不過,除了大獎外,其他獎項頒完後,我不得不先離開:為我的生日趴準備。

(前年我生日當天,也是華文部落格頒獎典禮,典禮結束後,參加典禮的朋友一起去慶功,也順便找我去。於是,我連續兩年生日都跟這個獎有關係)

2007年的生日趴,在北投的某個溫泉旅館舉行。因為,冬天,尤其是寒冬,非常適合泡溫泉。可是,天曉得,我出生31年來,第一次遇到這麼熱的生日,但所幸溫泉也不怎麼熱。於是,我一直說,這真是最溫暖的一次生日,雙關語。

說是溫泉旅館,後來才知道是個溫泉華廈,主人把房間出租給人度假用,價錢非常便宜,實在很適合朋友情侶住。但反正也是被我們拿來辦趴了。大家都帶了食物來,建志還放老歌,讓大家哀嚎,我被迫在一隻手的雕像前面吹蠟燭(把手當蠟燭,我便許了五個願望),我許了世界和平被眾人唸….。等人時,大家陸續去洗澡,「泡溫泉」(?),而後,第一個節目,便是我設計的「許願遊戲」。這是我讀大學時想來整人的,玩法是「每個人在紙條上寫下心願,抽到的人幫忙完成」。結果,大家都說我竟然找了一個可以合理整壽星的遊戲,一付那種「我知死」的態度。不過,大家實在太小看我辦活動的經驗了,既然鬼點子我想的,我不能破解嗎?於是乎,本來想整我的,都回過頭被我整。例如,「對壽星做xxx」,那麼,壽星便有權利「不滿足」,要求做得更好。最後,大家都曉得,其實要整我,會反過頭來被我整。

而後是容顏的塔羅時間,可愛的建志第一個舉手…就算了,還把自己的故事老實地講出來,引來眾人的質疑噓聲,讓他還沒算,就先被打擊。結果算完塔羅,他就躲到旁邊,抱著被子「沈思」。可憐的孩子,我懂你的感覺,因為我每次算,最後也想躲到旁邊「沈思」XD

最後最後,是uno牌時間。這真是牌品與牌技大考驗。我很不會玩牌,所以常輸,重要的是,我牌品更不好,只要一玩牌,我就會語帶恐嚇外加髒話連篇。還要抑制住踢人的衝動。玩到四五點,我想,房租都付了,好歹也睡一下,於是大家睡到十一點,在房間裡吃完前晚的蛋糕,便離開了旅館。

而我,轉到火車站前的KTV,和大學同學、研究所同學、同學的男友,還有我的同事,唱歌慶生。因為很high,所以,都挑了飆高音的歌,嗓子差點啞掉。唱完歌,飆到東區,和Joyce、雨漣吃港式飲茶,然後要去pub聽音樂。不過,那個小酒館人實在太多,我們被擠到外頭,在外面喝酒。由於學妹也邀我來這個活動,後來他也來了,我們便一起去旁邊喝茶聊天,又切了一次蛋糕,又許了世界和平的願望然後被唾棄(:P)。晚了,結束我的生日的最後一件事,便是到敦南誠品買了旅遊書給自己,給自己一個旅行。收到雨漣在生日過前最後一刻傳來的簡訊,很感動,謝謝:)

但沒吃到湯圓。 

回推一下我的生日

2006年和第一份工作的老同事一起吃飯,而後去第二攤,和參加華文部落格大獎的朋友會合,去KTV慶功。吃到湯圓。

2005年,和家人一起吃火鍋。 沒吃到湯圓。

2004年,和死黨在日本關西過生日、聖誕、跨年。沒吃到湯圓。

2003年,全研究所一起慶生,沒吃到湯圓。

2002年,和研究所同學吃巧克力火鍋,收到陽具形狀的刷子。沒吃到湯圓。

2001年以前詳細的我都忘了….印象中,有一年超級冷,陽明山還下雪,和同事殺去洗溫泉,有一年是去貓空喝茶,有一年是大學學弟妹冒著寒流,趕來為我慶生,送我自己做的卡片,還有一年是和大學同學、學弟妹一起吃飯…或許有的發生在同一天,有的是不同年,不太記得。推到大學,大一是幾十個同學一起到漂流木為我慶生,那時候大家剛認識,剛熟起來,也剛好趁我生日讓大家更熟。大二也是十幾個同學在傳院外頭野餐。大三一群人去淡水夜遊。大四,去唱KTV。

大學時的生日都很難忘,因為,都會發生一些事情,讓我生日過得又遺憾,又開心。例如大一生日那天,其實很想和暗戀的學長一起吃飯。早在同學為我慶生前,我因為參加一個活動的慶功,可以和學長同桌吃飯,即使那時我腳韌帶斷裂,拄著柺杖也要去,但學長只匆忙來一下露個臉說:「我有個採訪要趕。」就走了。我整個超失落的。所以,生日趴上雖然大家都喝了米酒很high,幾十個人跑來跑去,但壽星我本人,受傷不能動,坐在旁邊,還要舔一下失落的傷口。只有幾個跟我很好的朋友,坐在我旁邊跟我說:「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開心一點?」我永遠都記得,才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就對我這麼好,這麼關心,大概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大學四年都很「義氣」吧(笑)XD (不過,讀傳播科系的,要不獨來獨往,要不就是一派江湖氣就是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