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歷險記

我從日本回來,雨漣便問:「有沒有豔遇?」我跟日本人很難來電,去日本從來沒有豔遇,交到的也都是西方國家的朋友,或是被洋人追著跑。不過,這次,倒是有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一直問我願不願去日本住,這樣才有機會聯絡交朋友。

我對豔遇是不敢恭維的,大概是有了這麼一次經驗 ,可怕。

另外還有一次,是和父母及他的朋友到韓國,不曉得為什麼,有兩個韓國男人一直追我,還當著我父母的面。我父母竟然可以無動於衷,只覺得韓國人對我真好。其中有個男的,我一出海關,他就來幫我提行李了,而後便一直跟隨在我旁邊,隨時做好「貼心」的服務。某一天,他有事,而那天,我們去滑雪。教我滑雪的男生,從頭到尾只教我一個人,晚餐以後,也一直在我旁邊。隔天,我們逛某個景點時,他還買禮物給我,在洞穴裡,對我表白~很含蓄啦,就是比著一個很像愛心的地方,然後比自己,再比我。我裝傻。而那個在我出海關便一直跟隨我,隨時隨地都稱讚我迷人漂亮的男人,後來也找到機會吻了我。

他是個很陽光,長得不錯的男人,很會討女生歡心。所以,在韓國最後兩天,我讓他牽了我的手,吻了我。比較誇張的,恐怕是,搭巴士時,我父母就在我們後面,而我們在前頭偷接吻。非常簡單快速不留痕跡的豔遇。

在東京,遇到的也都是歐洲人窮追不捨,想來牽個小手,或偷吻幹嘛的,約莫欺負我人生地不熟。不過,那時我剛失戀,於是想:「捉弄你們一下也不錯。」我向來有色無膽,所以,大概都會戲弄他們個半天,然後趕快逃跑。

我覺得最誇張的,大概就是到雲南旅行的事。有兩天,我到摩沽湖,那裡是俗稱的女兒國,盛行走婚制度,也就是沒有傳統的婚配限制。男人只要看上某家的女孩,晚上,到他房門口敲門,然後就可以進去了。身為一個讀人類學的觀光客,當然很瞭解這點,而且我書也讀完了。去的那一晚,和大陸朋友還有當地人把酒言歡,被一直灌酒,為了「民族自尊心」,我硬撐著,讓自己不能倒下去,但事實上,我已經很昏,很想睡了。

雲南的海拔很高,偶爾會有高山症現象。喝醉酒的我,在低溫的晚上,只想躲回被窩裡睡覺。於是,我把衣服都脫了,只剩下內裡。準備狂睡。結果,某個一起喝酒摩梭男子來敲門。我說晚了,我想睡了,不想離開我的被窩。摩梭男子還是不放棄,一直敲門。怕吵到別人,我只好起來,把衣服穿上,一邊發抖,一邊開門,問他什麼事?他往我房裡瞧,問我:「一個人嗎?」、「一個人睡不會冷嗎?不會寂寞嗎?」還說他想進門跟我聊聊。我說:「我累了,而且我很冷,我只想睡覺。」他不放棄,我們大概拉扯一段時間,終於,他放棄了。終於,我可以爬上我的床。

我又把衣服脫掉,開心地準備睡覺時。又有人敲門,我裝死。他又猛力敲。我只好又跳起來開門,這個人很直接,說他喜歡我,還說這是摩梭人的習俗。我說:「我知道,可是我是漢人。」最後,又費力把他趕走。終於可以好好地睡覺。喔,我的天啊,真是折騰。

本來以為,這種豔遇,在這女兒國發生就好,結果到了香格里拉,先是個藏族一直約我去吃飯、pub,還要送我回住的地方。然後是個納西人一直要當地陪,帶我逛來逛去,不停地用溫柔地聲音告訴我:「我會想你的,你也要想我。你要再回來喔。」然後是一個我根本沒印象他長得怎樣的藏族,瘋狂地愛上我,奪命連環扣地傳簡訊,要我承諾他五月回香格里拉,他要讓我看最美的香格里拉,還一直傳:「我好擔心你」、「你吃飯沒」、「你要穿暖一點」…。還硬要我台灣的手機,但我死都不給。

果然少數民族都比較天真爛漫,西方人勇往直前(但也不想負責任),韓國人…不了。

這就是我的豔遇。

喵,我只要台灣帥哥啦~(踹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