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xivity or reflection

用英文當標題,其實是因為我不太曉得如何用中文下個精確的標題與定義。reflectivity,是我讀人類學時常用的詞,可以翻成「反身性」,reflection,大家都知道是反射的意思。今天因為「打掃」還有和慕情聊「旅行」,讓我想到了這兩個詞。也可以借用這兩個概念來思考。

其實不是什麼太學術的問題啦,就是一般生活瑣事。人類學家最無聊的就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做研究,瑣瑣碎碎的去拉出一個大道理。哈哈哈。人類學家最愛處理「家務事」,所以,舉凡洗廁所這種事,都可以拿來說嘴一番。

「打掃」 

我常常自嘲自己不愛做家事,也不會做家事。一來是因為我很外向,二來是我不太能處理瑣碎的事。不過那不代表我真的「不會」,只是「不喜歡」。提到這個問題時,我常常以「叛逆」當理由,亦即,我遵循我爸的期望在外頭表現好,但卻不願遵照我媽的期望當個「家裡的女人」。但我今天打掃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當你有個非常會做家事的媽媽時,你便不會覺得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很強,或者值得拿來說嘴。

以前住在家裡時,家事都媽媽做,有時候我媽叫我做,都會因為我手腳慢,做得不好,讓我媽受不了搶著做完。到最後我什麼也沒做。一個乾淨整齊的家,是理所當然的,我從來沒想過要花多少精神去做。當然我弟也是。這幾年,和我弟住在一起,我弟當他的大爺,我也依循著我的忍受程度來打掃倒垃圾。以前因為媽媽處理家事,從來沒在這方面和我弟起過爭執,但住一起後,我們常為了家事吵架。因為我弟不喜歡倒垃圾,更不喜歡垃圾分類。他對於環境的髒亂容忍度比我高很多,他洗澡洗很久,喜歡洗他的衣服,偶爾會清理他的房間。附帶一提,我弟是處女座的。

我常常說自己很隨性,或者不擅長分類,對事物次序缺乏概念,某種程度上有點生活白癡。不過,和我弟住一起後,因為這些爭執,讓我發覺其實我也很愛碎唸,或者其實也沒想像中的隨性。甚至,我根本不是個「不會做家事」的人。我頓時發覺,事情都是需要經過比較的。(我媽總是罵我說不跟我弟好好相處,老因為這點「小事」在生他的氣。最近我弟搬回家,我媽打電話來跟我說:「我終於能體會你的感覺,知道你為什麼生氣了。」連我媽這種菩薩級的都氣到不想幫他煮飯,哈哈哈) 

會扯到這個是因為~因為我打包清理好久,身體不舒服,我媽於是命令我弟接手最後的清理工作,也就是丟掉最後一包垃圾還有掃廁所跟大廳。我弟做完了。而我今天去拿我曬的衣服,順便檢查一下。結果一進去,傻眼:「這叫有打掃?」垃圾還在不說,地也沒拖,廁所只有把剩下的瓶罐排一起。我唯一感覺到有做的,大概是幫我把東西拿回家,還有清掉電腦螢幕熱水瓶,還有把衣架捆一起。於是,我便動手清理了浴室及大廳,一邊刷牆壁,一邊想:「對我弟來說,打掃,到底是什麼概念?」

當我掃浴室廁所時,我的「打掃」的概念不是清垃圾,而是,馬桶要刷,牆壁要清,還有排水口要清,有霉菌要處理。意思就是~打掃不是要「清理」髒的地方嗎?但我環顧四周,發覺,我弟對於「乾淨」或「清理」的概念,跟我還真不相同。於是乎,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努力打掃,我弟卻還是嫌棄我「不會做家事」。因為,對他來說,這些「理所當然」的狀態,他完全看不到或感覺不到。這是我一個很深的體悟。

另外可能要解釋的是,我弟從來沒和別人生活在一起過,所以沒有被要求,也沒有學習的對象。並,其實我沒有很愛做家事,不過,唸研究所時,突然迷戀起「掃廁所」,當書讀不下去,或是論文寫不出來時,我會去刷馬桶(後來看到畢恆達老師的書,發覺他做研究時,也有刷馬桶的癖好)。也因此,我對浴室廁所乾不乾淨的敏感度格外的高。不過,整理書桌和書櫃還是我的弱項, 因為,我依然沒有分類的概念,而且太過整齊,反而找不到我要的資料XD

「旅行」

今天和慕情討論「旅行」的重要性。其實我以前提過很多遍,不過今天就著慕情的困惑還有對話,重新整理一遍。

其實不是「旅行」的重要性而已,還有各種經驗的重要性。我舉的例子是希達多,也就是我們熟知的佛祖,他本來是印度的王子,享有榮華富貴,一般人都會這樣生活一生,不會有任何懷疑。可是他走出了皇宮,他看到了他的人民,他才反思到他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生活,其實是多麼奢侈,而他又多應該滿足。因為他走出去,才看到他自己,而後,他才能決定自己要變成什麼樣的人。

如果用旅行的例子來說,我是這樣看待旅行的。我每次在國外,就會想到台灣,對我來說重要的事情會特別清晰浮現。例如,在台灣,我很少打電話給我媽,大概一週一次,因為台灣是我的家,我並不需要太意識到家裡的什麼。但是,在國外,我最少一天打一次電話回家,除了讓父母安心,知道我旅行平安,也是因為特別感受到自己對家人的感情與依靠,也清楚瞭解自己可以「為所欲為」,是因為家人在背後的支持。

我有個學弟,長得很帥,家境不錯,家庭幸福,人生一帆風順,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挑的。去年開始,他去南美旅行一年。在這之前,他都住家裡,讀的學校也都在台北。所以,這是他第一次離家很久,第一次與別人一起生活。

很多人都覺得他很帥,很酷,很瀟灑什麼的。或很羨慕。其實我也是。可是當我看到他寫著為什麼要去南美旅行這麼久的原因,非常有共鳴,一下子就體會到他的感覺:「就是因為人生太順利了。」

學弟是長子,從小就依據家裡的期望長大,過著讓人羨慕的人生。但正因為如此,他的「知足」讓他變得「不滿足」,才會想要在三十歲時,扭轉一下自己的生活與生命。當然,他還是非常幸福的,因為家人和女友都支持他。

我可以瞭解。因為我也是長女,從小也是照著家人的期望過著一帆風順的人生,除了還沒有結婚,大概也是盡量讓我父母可以拿我出去炫耀。不過,總是會覺得:「那自己的人生呢?」我開始迷戀起旅行,也是從懷疑自己的人生目標與價值開始的:我是國立大學畢業,當著知名媒體的記者,薪水比一般同學高,然後呢?這是什麼?我的前方應該是什麼?當你還在讀書時,你知道你的目標是考過一次又一次的考試,升級,然後畢業拿到學歷。可是畢業後,進入社會,目標可以是什麼?記者、資深記者、主編、總編?薪水三萬、五萬、七萬、十萬?這不是我的目標,我當初讀新聞系,也不是因為要當個月薪十萬的總編輯,才讀新聞系的。當我在一個完全不知道目標的環境中的茫然,其實讓我很慌。

但我想,不會有人瞭解那種「過得太好」的焦慮感。或者說,一
人或許很難理解,人生的刻度其實很難量化。我在22歲時,便覺得我延伸出去的人生,是一團混沌。甚至覺得其實就這樣結束沒有關係。不過,還好,那時候發生九二一。生命的脆弱很清楚,所以,我也覺得自己有義務好好活著。我開始旅行,尋找自己。

當然,不是只有旅行才能尋找自己,這裡只是一個例子。但其實我要說的是,人總是經由一次又一次的事件,或是一次又一次的經驗,還有和不同的人的相遇,更加認識自己。找到自己要與不要,在乎與不在乎的地方。丟掉捨棄或是拾取。而後,人生的目標,就是去磨塑出一個真正的「自己」出來,有著生命觀、宇宙觀還有信念價值的自己。 

這些和reflexity還有reflection有何關係?

當然有。當你在每個狀況場合中,「意識」到自己,reflexitive。而每個人或是事件或是經驗,都會是一種reflection。而當然,你也得意識到才行。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reflexivity or reflection

  1. 唔, 這篇文章還讓我還想到一個字: relativaity (相對性)
    而這世界上很少什麼事情是絕對的, 大多是相對的…

  2. 反省與反射…好啦我知道妳應該想過這個標題了(來鬧)

  3. reflectivity… 有討論到反射率嗎? 😄

  4. 翻成中文,感覺就很俗,就不精確了啊~
    所以翻譯書很難讀: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