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Mur]每個女孩心中都有一個公主

因為同事的學妹需要作品,所以,我和同事兩位「熟女」某日便當模特兒,任由她做造型,在臉上化妝。他原本的設定是「冷酷」。不過,我這個人只有兩種左右的表情,一是耍寶搞笑,二是文藝宅女,頂多再加一個非常想睡、眼睛睜不開的表情(同事的學妹幫我化妝時,一直覺得我快睡著了,連拍照時也一直叫我眼睛不要閉上–我明明沒閉眼睛啊,好哀怨)。總之,我被拍了很多張照片,她的男友也用我的相機幫我拍了幾張,最近,我拿這些照片當檔案照。

←過年為房間擺上的粉紅玫瑰,配上在王功製作的站不起來的水腦頭白鷺鷥XD 

雖然我走宅男風很久了,但我還是個女人,而且是熟女。但各位(女性)朋友的大驚小怪讓我很沮喪:「我也是拍過樂沙龍的啊。」是的,各位忘了我曾經拍過樂沙龍兩次,所以,對這種事駕輕就熟。另外,我得補充,「在宅男(女)面前,當然只有宅男裝扮。」其餘便不需多做解釋了(笑)。

不過,認識時間長短還是有差別的。將照片略做處理,放上檔案,大學學弟妹紛紛傳訊讚美,我不禁慶幸:「好險我大學時不是走宅男風。」因為辦過正式活動、當過記者,所以, 他們沒有很驚訝就是了。

比較有趣的,恐怕是來自許多外國人的「恭維」,這讓我覺得很「興奮」–從人類學家的角度來說–我以國籍、年紀做了一點點小小的歸類分析,開始研究什麼樣的人會說出什麼樣的話,或是他們對這類「女性形象」的感受,細微一點,可以從他們的形容詞,如cute, pretty,來顯示他們恭維的強度。 我遇到最誇張的一個誇獎,是一位21歲的土耳其男孩說的:

  • Ferit SezerFerit Sezer left you a message."are you a princess?? i think yes:) you are a beautiful princess;)"

我看到這個留言,「撲疵」笑了出來。我的年紀已經大到對童話免疫了,況且在台灣「公主」並不是一個太好的形容,我已經好久沒有被說是公主了(上次被說大概是小學吧XD),所以,忍不住大笑。我跟這位小朋友說「我不是,但我很開心聽到這句話。」(of course, white lie)這位小朋友又用公主問候我,還講了一句話:

  • Ferit Sezer Ferit Sezer left you a gift."You're so sweet it makes my teeth hurt!

這啥?我又笑了出來,跟他說:「你才很甜,我想是因為你糖吃得太多,嘴巴甜,所以才牙痛。」

雖然覺得很好笑,但不否認心裡還始有很開心的感覺。台灣人比較少誇獎,尤其是比較誇張讓人開心的誇獎,覺得可以默默省掉這塊。但西方人比較不會這樣,他們會很大方的誇獎,即使語言使用的強度需要經過判斷。

雖然一開始被說是公主,感覺還蠻囧的,但是,後來也還是很開心,被一個年輕小男生恭維成「公主」。果然,女人心中都有個公主啊。

因為每個女孩都是看童話故事長大的,很容易把一些天真浪漫的想法移植到自己的腦子中。不否認,我也是如此。不過,當人越長越大,也開始慢慢失去心中那份純真浪漫。

回家時,剛好有戲院一百元的折價券,我便跑去看「曼哈頓奇緣」。像我這把年紀,看童話故事還真有點無力,不過,看迪士尼的小女孩會有長大的一天,迪士尼的世界也一樣。這部電影描述公主落難到現代紐約,他的純真浪漫受到層層的挑戰,他雖然幫忙發掘了現代都會人心中保有的純真愛情(因為現代都市中並沒有這種東西存在),但他自己也開始慢慢拋去童話純真,找到「自己」。公主和王子的「永遠幸福快樂」被打破,取而代之是因為相處而慢慢瞭解進入對方生命的「現代愛情」。「公主」也變得現代又現實了起來。如同我們都是被推入現代社會的公主,慢慢地失去心中一相情願的相信與愛,卻也一步步地找到自己的情緒與想法。雖然依然是happy ending,但,迪士尼也想變成大人的迪士尼。

 

 

 

One response to “[MurMur]每個女孩心中都有一個公主

  1. 照片咧?
    我要看PO變公主的照片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