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中的「表演」

Goffman很有名的一個理論,就是「表演」理論。大約是說,我們根據不同的環境狀況,扮演不同的角色,做出不一樣的事。我們必須瞭解,每個人都有好多個面向,而他會因為和你的關係,所處的環境,發生的狀況,而有不同的角色扮演或表演。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控制住,同時有不同的角色人格。

以我為例,根據不同的部落格,有不同的態度、表現。在網路上和現實中,也有不同的態度表現。在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面前,我也有不同的態度表現。甚至,當我使用不同語言時,便也覺得自己有不同的角色上身。當別人發現另外一面時,我都會很淡然地說:「喔,那是我另一個人格。」以降低別人太大的訝異。

昨天,一位在facebook認識的新研所學長跟我說,他覺得我很悶騷。他是透過某個app認識我的,而在那個app中,我仗著沒人認識我,於是放了性感的照片。他跟我說,他把我加入朋友後,便覺得我是個好孩子,但那張照片給他的感覺是強烈暗示我是個「悶騷」的人。我聽了大笑。學傳播的人,本身都有點敏銳度,一張圖,就可以扯半天,果然是學長。他跟我說,他在網路上會表現成爆走族的樣子,但實際上,他是個無聊的上班族。對他來說,上班是不得不的一份「打工」,是一種不得不的偽裝。所以,他完全可以瞭解,我在不認識的人面前,如何想脫掉我層層的偽裝。

在台灣,我會變得很拘謹。在不認識的人面前,我也會很不自在。說中文時,因為太不需要想,以致於我反而更謹慎去用。因為每個字眼,都有背後強烈的意識型態或暗示。但在國外,或我使用外語時,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可以假裝不是台灣的那個我,或是我可以毫無畏懼地扮演我想扮演的角色,或者,進入那個國家的氛圍,變成那個文化的樣子。

很難解釋的,在哪種界線的轉換間,人也跟著改變。

例如,隨意調情這種事,其實很難在自己的文化中使用。即使你看到喜歡的人,你都很難放開心當眾擁抱他。或是隨口一句肉麻的話,更別說強烈性暗示的話語。不過,當使用外語時,一切變得自然起來。酪梨壽司也曾舉例說,她老公不會用日文說我愛你,只會用英文說。彷彿語言的距離變可以去掉親密的羞赧。讓一切變得保留些。這大概也是為何我生氣時也使用英語的原因,因為那會降低我的怒意,同時閱讀或聽的人,也不會直接感受到語言攜帶的強烈情緒(除非我們兩個英文都好到一種程度)。使用別的語言,進入別的文化,就換了一套模式。

再回到調情這件事。我使用了另一個MSN帳號,連續一週和不同國籍的人,同時聊天,根本就是聯合國般的英文,於是我得強迫自己也跟著follow不同國籍的英文用法習慣,還有不同的人的說話方式。我是個對感情執著的人,因此,從來沒嘗試過同時「花心」的感覺,但網路世界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角色扮演」。於是,我像演員般地,不斷嘗試以怎麼樣的方式,去說服或是讓對方妥協,還有讓對方回答我希望他回答的問題。甚至是女同性戀,我都不斷模擬著自己應該說什麼樣的話,或者讓對方除了「給我看胸部」以外,可以切入比較有意義一點的話題。面對喜歡吹噓自己的男人,要怎麼順著他的話說,才可以得到一些比較有意義的心得結論…。這是透過許多講不下去、封鎖、裝模作樣…才可以學到的一點點技巧。

不過,當回到中文世界,我完全不會。遇到吹噓的男人,我可能直接給他白眼,無視。遇到女同性戀,我可能會直接去問我想知道的資料話題。因為中文太流利太好用,資料庫太多,以致於失去耐心。

而後,我終於瞭解,為什麼,人類學家非常喜歡研究語言不通的異文化。這樣的距離,除了不會有根深蒂固的偏見與本位外,也會因為這樣的距離,而培養無比的耐心。

至於我一個星期的田調結果,似乎沒有啥結果,因為我失去耐心了。今天晚上終於換到正常的MSN和瓦礫講中文,講我的田調,我竟然忍不住歡呼:「中文耶!」可以直接用中文講重點,真是一件太讓人高興的事了XD (還好瓦礫也很久沒講英文,然後法文還很爛)

One response to “日常生活中的「表演」

  1. 騎哈雷的本來就是在玩中年人的COSPLAY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