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美女或野獸

我很喜歡看日本關於職業的日劇,特別是關於傳播業的。總是會帶來很多的省思。印象最深的是「小報」,這日劇直指錯誤的報導是會出人命的,所以,求證要切實。其他相關日劇,多半在新聞倫理與新聞事件中求到平衡,其實說的都是同一套,只是表現方法如何而已。

讀新聞系的,通常都會心有戚戚焉。因為,那些都是課本裡的案例,每個新聞後來的處理方法,也多半依循著「課本裡的答案」,但問題是,這些,都不符合現實狀態。例如,當一個記者遇到一個緊急事件時,到底應該先拍攝採訪,還是先救人?這是經典問題,絕對無解。詢問一般人,多半會說救人,不過,現實是,拍照的那個人往往會得到普立茲獎之類的新聞獎項,甚至,流傳後世成為新聞學教材。那個拍攝禿鷹前頭的小女孩的攝影記者如此,越戰拍攝被火燒的小女孩的攝影記者也是如此。另外,又有多少人可以拋棄自身的立場,公正地揭發自己親友或公司的醜聞?我們讀大學時,時常認真地揭發自己學校發生的醜事,但是,對不起,沒有人敬佩你們,但當時,接到校長的電話,我們還很有種的掛斷。畢業後,只能一再妥協。很不堪。

最近剛好有時間重看美女或野獸最後幾集,剛好進入許多經典質問。日劇嘛,永遠給你一套理想的標準答案,非常熱血。但看的人,我,心裡只覺得非常不堪。每次都會哭。

他們不斷地重複說:「報道だから。」(因為我們是新聞工作者)這些劇情只顯示一個立場,「採訪者」的立場,而不是「報社員工」、「某人子女」、「家裡的經濟來源」的立場。我們的教育把我們教得很成功,想到自己之前,得先想到自己做的工作是什麼,然後才是一堆考慮ーー即使後來必須妥協,然而現在的記者似乎不這麼想。這樣的兩難之下,老師們開始說:「要當記者前,先學會當個人。」「作人」其實才是最高準則。每次作一件事情時,必須先想想,我這樣子作,算個人嗎?

雜感一篇,先做紀錄,配合之前豆腐魚問我的公正客觀,改天好好寫一篇。反正這裡都是牢騷。

今天看的美女與野獸的心得,是松島菜菜子和福山雅治演的角色之間的感情。因為他們兩個都怕受傷,所以,沒有直接表達自己的感覺,以致於誤會對方,導致分手。而且,他們各自以為自己被甩。好大的誤會,好大的誤差。很不值得。勇敢地說出自己的感覺,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是。世人都很喜歡迂迴又拐彎抹角。 好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