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歌

請了假,準備去旅行。這次去菲律賓。

想去菲律賓大概也超過半年多了吧,大概是去年四、五月看到巴拉望和巴拿威的資料,便開始想去。再更久以前,讀研究所時,讀到菲律賓的民族誌資料,也想去。讀人類學就是這樣,藉著民族誌資料,對很多地方都有超乎常人的想像,於是比一般人更期待去接觸。菲律賓中部有個獵人頭的部落,有對人類學家夫婦在那裡作研究,他們一直不懂獵人頭的原因,直到人類學家太太失足死亡,這位人類學家才瞭解這部落個人如何靠著獵人頭來宣洩情緒。這是非常有名的批判人類學的案例。另外,我也讀到菲律賓受到美國殖民影響,審美觀改變的研究,但即使如此,那裡還是有舉行「選美比賽」–男人的選美,同時,男人的陰性特質並不被排斥,相反的,還被肯定。這個研究指出,即使受到殖民影響,但是,原有的文化會以自己的方式柔和外來文化,長成另外一種文化。

所以,對我來說,菲律賓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過年時本來想去,但因為搬家,失血太多,於是作罷。但是,還是很想去。原本春假有個公益旅行的行程,我和慕情想去,但算一下太貴,我們花不起,於是我開始慫恿慕情:「跟我去菲律賓吧?!」而後二話不說,訂了機票。沒多久,雨漣跟我說他很想去流浪,去旅行一下,於是我有問:「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菲律賓?」

去年參加我生日趴的朋友都聽我唸我要去菲律賓,一個人,終於,我今年拐了兩個人跟我一起去。 

雖然我很常自助旅行,也常去發展中國家,野性十足,不過,要不是有比我強的背包客一起去(也就是比我臉皮厚或是計畫性強),要不就是我一個人隨便玩,第一次要當「領隊」,其實也挺氣虛的,畢竟我還真不太會照顧人。所幸,有個開路先鋒HOW已經去過了,依據他的「娘砲」性格,所有細膩的事他都可以提點交代。讓我好生佩服–當然,連幫他帶芒果乾跟貝殼項鍊也是得記得。然後,雨漣是個非常好的「總管」,細心,而且很快就把事情都辦好了,舉凡簽證到保險,到印資料。讓我都忍不住跟我媽說:「我這次出國除了訂機票,好像什麼事都沒準備到。」所以,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是不覺得在過十個小時就在飛機上的感覺。

而且我和慕情還都重感冒跟咳嗽,嗚嗚。

總之,就是要出去玩了,開始要轉換不同語言的思考,同時,貨幣單位也將以芒果乾為單位了(握拳!)

4月,啟程吧

 

註:我每次從發展中國家回來都超不習慣的,覺得台灣東西好貴,然後就會開始算這些錢我可以拿來買什麼。例如,從越南回來第一餐是御飯團加牛奶,加起來五十多塊。我忍不住想:這在越南,我可以吃兩大隻螃蟹的螃蟹大餐。頓時覺得買不下去。出國前,也會開始想,這東西不要買,我可以省錢到當地買幾包芒果乾或是幹嘛的:P

2 responses to “流浪者之歌

  1. 可以請問你還記得那本民族誌的名字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