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化

在我這麼多年的工作經驗中,甚少遇到有權力者或官僚。遇到機會最多時,還是讀大學時的採訪,或是辦活動和人打交道。我大部分的工作都是遇到商人、管理階級、作家文人,或是愛心志工啪啦啪啦。我一直以為自己非常社會化,因為我從高中便一直玩社團,當幹部,做行政工作,調解人事。當然我也很年輕氣盛,據理力爭,或是不高興會拍桌子之類的。不過,越磨越久,到了畢業工作後,很多銳氣都沒了。我開始會沈默、妥協,抱持著一種冷眼的態度,隨便你說什麼我都做,但我心裡不服氣,偶爾眼中會閃過一絲瞧不起。

我以為這叫社會化。就是變得很會做人,不太會反抗,沈默,或是不那麼堅持什麼。但其實我知道我心中有一種很強壯的堅持。

所以,當我從npo換到商業公司工作時,一個和那公司有接觸並與我不太熟的網友(現在是好友)跟我說:「我打賭你做不滿一年。」想一想,我大概也因為這個賭,才努力撐到一年的。後來portnoy和我聊一些公益合作案,我委婉地說我可能沒辦法和他合作,因為我要離職了,他跟我說:「不意外。」到最後我發覺大家都清楚,只有我在騙自己。

但我還是以為自己很社會化。

最近,換了一個工作,目前為止覺得非常充實有挑戰。但和之前待的NGO愛心滿溢不同,這個NGO要對抗一個很大的機器。於是一個星期內,我從行政部門到立法部門到民間組織的會都開過了,看了形形色色的管理者、行政官僚,還有既得利益者和苦主。每天都在情緒起伏之中。不過,由於我的「社會化」,我都是笑笑的,或者最多嘆一口氣。不像同事,回到辦公室就開始抱怨,非常熱血那種。但,我有一種毫不孤單的感覺, 甚至我會覺得:「大家都好年輕喔!」而且,薪水不高,工作又重,每天和官僚纏鬥,支撐他們的,是比我還強壯許多的堅持。

不曉得是不是我真的進商業體系,很多東西都失去了?

今天,和同事去開會,看到很多團體各自堅持自己的立場與利益,完全罔顧聯盟本身的決策與立場,我心裡不禁開始抱怨,忍不住想說話(但我其實還是菜鳥,自決沒什麼說話權利)。但我看著眼前的老師還有同事,笑瞇瞇地再把話說清楚,或是重申態度立場,我忍不住在手機裡按下:「社會化之必要」。因為我可以想見,自己如果發言,會有多激動,還有會有多直接。(可是我同事本來是個蠻直率沒心眼的人)我聽著他每一句得體的發言,還帶著微笑非常有耐性。我便開始覺得自己並沒有想像般那麼社會化:對我堅持的原則,我會非常非常強勢。

我跟胡小妹說:「下次,如果看我說話時,臉帶不屑,請記得糾正我。」

不過,開完會後,同事開始對著我抱怨,越講越激動,氣到說他必須從開會場地走回辦公室,才能冷靜。我大笑:「我以為你非常社會化,表現理性得體。」他說:「不,我非得笑不可,不然我怕我難聽的話會冒出來。」哈哈哈哈。

有另外一個同事,面對一位醫生代表無理取鬧的譏諷時,還面帶微笑。我真覺得超級厲害。當他罵完,同事不疾不徐地把理論數據都講出來,讓那位醫師自以為很厲害的辯論,當場變得沒有立場。我那時覺得這年輕人真是高竿。但回到辦公室,他也是生氣地大罵。

於是我又跟胡小妹說:「當記者超好,可以非常合理地馬上翻臉,或是質詢,例如蘋果的記者。而我們必須壓抑著怒氣,和那些官僚打太極。」不過,想想,這就是要推一個政策,或法律遊說不得不經過的談判協商。政界,真是社會化的極致。 

 另,我同事,真的都是很好的人!!


3 responses to “社會化

  1. 阿潑~~ 好感人喔!!
    本來今天應該當場我們可以討論, 只是位置安排上有點困難
    開會成為角逐場, 也是我以前從來沒想過的事..

    跟我明天要去聽五月天耶 好開心喔
    星期一帶名產給你們吃~~ (你不是台中人吧…)

  2. 不會啦,你跟老師討論我才可以聽得更多
    你知道人類學家很愛觀察的:P
    我覺得你表現得很好啊
    不要自責
    我覺得要是我,一定會激動得不知道說甚麼

    又,我中女中畢業的捏:P
    請小心不要遇到TB李啊,記得要道德勸說他回醫院啊:P

  3. (yihsien別帶太陽餅XD)

    可以為一個賭撐一年一點都不社會化啊…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