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腸子寫的這篇「 」,就不禁想到我也寫過「煙與大麻 」。這兩篇文章的共通點,就是,菸,還有沒事在旁邊抽菸會引誘同事犯罪的Russ–我的第二根菸、第三根、第四根…都是Russ賞的。Russ之後,其實還有在我離職後接下我工作的朋友,但她都是抽高級的菸,還有捲菸。另,講到russ,我就必須得強調,是「菸」,不是「煙」。不然明天他又會在msn上訓誡我用錯字。這個人對中文使用有潔癖還有莫名執著。

我抽的菸,超過腸子的25支了吧。在寫了「煙與大麻」後,陸續增加更多根,研究所時期最多,喝的酒,也是那時期最多,標準的菸酒生。偏偏,我讀的還是禁煙禁酒禁葷的學校,我們最常做得就是翻過研究室的窗戶,在陽台烤肉、喝酒還有抽菸。我們的藉口永遠都是做田野,天曉得我做得是醫學/文化人類學,根本不需要喝酒抽菸。純粹就是爽而已。有一年,我和一位公衛學院的同學同寢,他是衛生所護士,超愛乾淨,一天到晚三令五申要吃素、吃得健康,然後不要抽菸喝酒。他不唸還好,一唸我就卯起來和他作對。我對於那種莫名其妙愛唸經的人,反抗心超重。一天到晚頂嘴。說實話,我真是羨慕有人的生活可以這麼簡單,有著清楚到不行的規則。

研究所時期在路竹會當志工。第一次上山,遇到很酷不愛說話的車隊志工,我覺得很痛苦。第一次參加已經很怕生了,還欲到一路上都不說話的酷哥,什麼都不能問。和我同車的醫生也很酷(後來發覺我跟這醫生共同認識的人超多,而且後來還有人試圖遠距離撮合,我們才發覺早認識了),我這個超能融入環境的人,踢到大鐵板。後來醫生有急事趕回醫院,車上只剩我和車隊大哥還有他的朋友,他們把車窗打開,開始抽菸,問了我一句:「介意嗎?」我說:「不介意啊,我也抽。」大哥們超開心,遞給我一根菸,開始跟我抱怨義診的事,還有這些醫生有多機車,他們常被念說不能抽菸,很憋。自此話匣子打開,大哥們對我好得不得了,幫我張羅睡的地方,張羅吃的,買可樂零食,和我哈拉。而且,n年後,再見到,還認得出我。那時,其他志工都非常訝異跟我說:「這個車隊大哥很酷,你到底怎麼跟他混熟的啊?他們對你超好的。」我神秘地笑一笑,沒有多說話。

有時候出國,想要和當地人哈拉,或是快速瞭解一些事情,我就會陪他們抽菸。我同學本來也不抽菸的,有一次,和我一起去爪哇島,看到我們用菸快速打近一群老外還有爪哇原住民及印尼人之間,也開始抽了。在爪哇那九天,我們不知道抽了多少菸。但哪裡的涼菸非常香,也很甜,我們也默默買了一堆回台灣,在研究室繼續抽。沒事就跟學弟一起哈菸,然後講些黃色笑話之類的。

現在非常少抽菸了,因為都哈雪茄(誤)。倒不是不抽,而是沒什麼理由可以抽。以前同事跟我說,有時候,他們在外面抽菸,可以若無其事地開始聊起一些感想或公事,比較不奇怪。不過,我還蠻難想像我跟宅男(誤)一起抽菸談公事的詭異畫面。尤其我和小海根本無公事可談啊XD 倒是小海和HOW見面會一邊抽菸,一邊抱怨。我和HOW見面也不會跟他討菸(只討過兩次吧,而且還是菲律賓的捲菸),因為也不需要抽菸來打開話匣子或表示什麼。

不過,有時候,喝酒會不自覺地也想抽根菸。感覺好像應該是一體的。我和Sam見面聊天,不是喝咖啡,就是喝酒,然後也是喝酒要配菸。不過Sam大概是那種喝咖啡和喝酒的狀態都沒差,聊的話題也一樣的朋友,並不會因為喝咖啡比較ㄍ一ㄥ,喝酒比較願意說八卦(笑)。真的是修練成精了這位sam董:P

 p.s 我爹曾因為我小時候玩他的菸,嚇到,而戒菸。要是看到我這樣抽菸,大概會昏迷吧:P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

  1. 通告: 煙燻與酩酊 « 人間失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