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暴民

我本來寫一篇很長的感言,但是,出了狀況,文章不見,只好重打簡單版。

總之,最近在忙一件事。這件事與我有些關係,但我並不想捲入,但還是被捲入了,而且褲管還要撩起來。

豁出去的原因有一,就是我的好兄弟好姊妹HOW很挺我。挺我的方式就是把我對朋友們一封發飆的信扣回到我苦思要如何推動的改革議題上,於是,在這件事上頭,還可以順便去推動我想做的事。而且他從頭到尾都很認真當我的幕僚。這樣的好朋友好戰友,讓人值得上戰場。

第二就是,從頭到尾都很愛把事情搞大的鄭龜(「把事情搞大」是我們基金會的名言),一開始就跑來跟我l聊天 ,然後接著讓我情緒化的事接著發生,於是才有那封爆炸的信,然後才有HOW說我開槍了,接著這位愛把事情搞大的仁兄隨便亂mur幾句,消失已久的「快樂暴民」竟然就出現了?然後就是這個東西 也出現了,一夜之間。然後,我的這位好朋友因為很愛往前衝,又很海派地接納各方意見,於是快過勞死了。

總之,就是我的好朋友都在戰場上了,我只好奉陪。而且我很感謝我想做的東西,一直是主軸。

這幾天和HOW一直在弄我們的東西。HOW真是有默契的好戰友,不曉得是我們總是一起上戰場,當砲灰久了,還是都是保守務實負責愛踩煞車的魔羯座?我們的意見反應,該作不該作能作不能做的反應都一樣。

這幾天在mur的時候,HOW就忍不住說:「happy mobs其實一向是默契決。」對啊,從以前到現在,大家都是各作各的,自己找自己能做的,就去作了。有默契的就自己討論做大,可以一人掌控大局的就去掌控,會網路的就弄網路,寫文章的自己寫。根本就是無組織無政府狀態。但是,大家太習慣被組織被指派被領導了。於是,有時候有人熱情且積極想做什麼時,會有挫折。但我也不太習慣那種焦慮與挫折,後來便自己想開,扮演那種「指來指去」的角色。

HOW說的「默契決」很重要,這真的是默契。長期以來,「從來就沒有頭頭」,也「沒有組織」各自在網路上散開,發揮自己的論述能力書寫,檢選自己可以做的去作的「默契」。要產生這種默契,的確要曾經參與,或者和我們有這種默契的默契。正是因為有默契,才會有一夜之間,柏強立刻弄成的wiki,還有各種貼紙與文案。

這個默契的最深厚的培養時期,便是去年樂生那幾個月的醞釀與「默契」。當然還有更之前的綠黨串連。黃哲斌的研究就是這個,而他一直想問的「為什麼」沒人可以給他好答案,因為就不為什麼。

如果真的想做事,不會去等著人家給你什麼,或者等著人家幫你完成什麼。

但我想到,從最早的綠黨串連,到樂生到現在,實在都處於一種莫名其妙的集合狀態。例如,先是有人在大安森林公園錄了podcast,然後有人作了個很醜的貼紙,在有人作更美的貼紙,然後有人follow。我想就像是魔笛吧,吹笛人把老鼠引出來。然後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了。這群烏合之眾後來還去搞了樂生保留運動,就是一篇公告,然後,就有人去訪問有人去畫圖有人去集資買廣告(但我不過就是貼個emba貼紙,就被叫去參加,當然也是我之前就去過樂生採訪才會義無反顧)。

我想到我這群朋友,其實會想到很多莫名其妙就上戰場當砲灰的經驗。而且沒有一次是有組織,沒有一次是被要求。但後來想起來,都覺得有點鬼迷心竅自找麻煩但義無反顧且心甘情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