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事(1)

人間,在中文的意思是「人世間」,但在日文的意思,則為「人類」。

人間事,談的是世間的事,也是人類的事。

很多事可以談,但也有很多事無法談。在人世間的人類遇到的事,回到人類的思考與人類的表達之中,就會扭曲變形或延展。而後分歧成各自的認知,實踐與歸納。

該怎麼說。

1.正義

正義有很多形式,也有很多種。端賴你的角度而定。但他不是一個鐵一般絕對的事物或價值。

週末重看日劇「正義必勝」,反派角色堅持正義有很多種,一百個人會有一百種正義。正派的角色說,律師法第一條便清楚點明律師要實踐社會正義,但整本六法全書翻遍,卻找不到社會正義的定義。主角認為,正義就是找出唯一的真相。

到底什麼是正義?

我以前覺得很清楚,在強弱之間,在是非之間,在虛實之間,但現在也越來越模糊了。很多事可以有很多種作法,也可以有很多種觀看的角度,甚至是思考的態度。年紀越大,經歷的事情越多,那種界線也開始動搖。

我常被認為有正義感,我也這麼以為。不過,有時候我看到比我「更有正義感」的人時,我突然感覺到那種正義感所帶來的尖銳與暴力。很不舒服的。然後我才開始懷疑自己的正義感,或者,我瞭解了正義感並非絕對如此。

那或許是一種平衡。必須在自己堅持與所為當中,找到一個巧妙又世俗的面對方式,不是尖銳的衝撞。

transgression 现在回头看,知识分子为无法发声的群体发声,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知识分子挑战自己从中获益的那个体制或论述,这是鉴别正义感之格局高下的标杆。

2.暴力

我瞭解對於革命者,社運者或是任何抵抗威權者,都要採取某種程度的暴力,例如搶奪麥克風,丟雞蛋,或是推擠。但,即使我支持樂生保留,我也無法接受抗爭時任何的攻擊行為,一如我不喜歡立法院爭執的場面。我自然更不能接受張銘清被推倒在地的畫面。

對 我來說,不論樂青或是樂生的阿公阿媽,警察或是中國使節,不論他們的身份是什麼,他們都是普通人,而不是一個有絕對權力可以任人欺負的人。他們只是 「人」,有血有肉,是人家的孩子父母長輩,他們的家人會難過,親友會不忍的「人」。他們的確有某種身份讓他們做出一些事,這些身份是國家社會給的,代表某 種社會地位或國家權力。那麼,就用身份對話,用立場來辯論,不要用身體來傷害對方。

如果人只著眼在眼前傷害的暴力,便會忘記了一個更大更看不到的東西:國家的暴力。

或者是因為你們無能或臣服於國家暴力,所以,動手動腳來使個懦夫的小暴力?
[2008/11/03]
• 遊走…觀察…紀錄…:被污辱的暴力 – 樂多日誌
• β ι α ∫ 偏 見 樂 隊: 暴力的詮釋全是權勢的暴力
• 台灣人「溫柔」的暴力美學 @ 打 狗 旅 行 社 法 國 辦 事 處 :: PIXNET 痞客邦 ::
我的更多書籤 @ HEMiDEMi – 黑米共享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