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筆記(2):憲法與弱勢

先是看到鄭龍水的投書,才知道原來從事按摩業有條件限制,是盲人才可以做,不然違法?

怎麼想都不太對。大部分職業都不太有性別年齡等各項條件的限制,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去做。當然這還要牽涉到聘僱人或單位的條件考量,只是,這通常不會明列在法律上。

回頭看釋憲文,才了解原來這個限制是有「時空背景」的,但這條文本身的確違憲,阻礙了人民就業的自由。但是,含鄭龍水在內的視障者,多半是會抗議的,其主張也和「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37條第1項」的訂定原因相同:為了保障視障者的生存權與就業權。會立這些法的目的,是為了保障弱勢,因此,若是主張違憲,即無法保障弱勢。

站在人權的角度,弱勢的生存權理當要保障。但是,憲法的位階最高,「中華民國憲法」又明文強調自由與平等的立國方向(這大概是每個民主法治國家都不可缺得要件),因此,毫無道理要特別畫出一群人,特別給他們空間,只是為了讓他們和其他人「平等」,或是為了他們限制其他人的自由。

但這不是說在憲法之下,視障者的人權或生存權不被保障,在憲法之下,仍然有相關法律保障他們的權益,同時,「國家」(亦即行政院內政部)須負起責任幫助弱勢者的生存權,給予他們更多的資源,讓他們在法律上獲得「平等」之外,也可在實際社會中真正的「平等」。

法律要有法律的位置與方向,他不應該過份限制人民,而至於如何促進人民的生活與尊嚴,就要靠國家這個大機器了。

《社政》 非視覺障礙不得從事按摩業 釋 649 :違憲

大法官釋憲 非視障者不得從事按摩違憲
2008/10/31 20:35:32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陳亦偉台北三十一日電)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今天做出釋字第六四九號解釋,認為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中,規定「非視覺功能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與憲法平等權、工作權與比例原則規定不符,法條相關規定應自釋憲公佈日起,最遲三年失效。

這項釋憲案聲請人因經營理髮店,僱用兩名非視障員工,於營業場所內從事按摩服務,被警方查獲,警方函送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後,主管機關認為,理髮店業者違反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非本法所稱視覺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規定,對業者處以罰鍰,業者因而決定提出釋憲。

釋憲理由書認為,身心障礙者保護法規定禁止非視障者從事按摩業,範圍並不明確,況且按摩業並非僅得由視障者從事,有意從事按摩業者受相當訓練並經檢定合格,就應有就業資格。

大法官認為,僅允許視障者從事按摩業,恐使有意投身專業按摩工作的非視障者必須轉行或失業,也不能夠形成多元競爭環境以利消費者選擇,與所要保障的視障者工作權的就業利益相比較,並不相當,不符比例原則。

釋憲文指出,保障視障者工作權是特別重要的公共利益,應由主管機關就適合視障者從事的職業予以訓練輔導、保留適當就業機會等具體措施,並應對按摩業及相關事務做妥善管理,以兼顧視障與非視障者、消費者與供給者間的權益。971031

內政部:研議保障措施 協助就業

﹝記者林毅璋、曾韋禎/台北報導﹞內政部昨天表示,為了保障視障者的就業權益,並且減緩衝擊,將協調勞委會積極研議各項保障措施,並開辦相關職業訓練及就業服務,增加就業媒合機會,並於三年期限內完成相關配套措施及修法工作,以促使盲人的就業權益獲得保障。

行政院長劉兆玄昨日答覆民進黨立委陳瑩質詢時表示,這當然會衝擊視障者的工作權,他會請內政部以輔導、協助的心態,關切視障者按摩業。內政部長廖了以表示,大法官的解釋似乎與社會期待應保障身殘者工作權益的思維有所差異。

內政部社會司指出,估計目前全國從事按摩的視障者約有二千五百位,佔所有視障就業人口約三分之一。

現行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規定,視障者從事按摩,應向主管機關申請按摩執業許可證,非視覺障礙者不得從事按摩業,若有違法將對按摩行為人處以一萬元至三萬元罰鍰,且營業場所負責人將加倍處罰,但對消費者並無罰則。

二○○三年九月時,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在朋友的陪同下,接受明眼人按摩,引起社會譁然。余政憲當時表示,對於接受明眼人按摩一事,影響視障按摩業者權益,向國人表示歉意。

韓國也曾打算開放

明眼人可否從事按摩業的爭議也不只是在台灣,今年十月底時,南韓政府因打算開放讓明眼人也可幫人按摩,讓南韓過去唯一能擔任按摩師的盲人擔心日後生意受到影響,只好上街抗議。

按摩業雇工放寬 視障者達1/3不罰

大法官上周釋憲解釋,按摩業不再僅限視障者經營,最遲3年內應開放非視障者參與;台北市政府勞工局昨天率先公布「放寬」因應措施,未來3年明眼人經營的按摩場所,只要工作人數滿3人至少進用1名視障按摩師,勞工局將不開罰。

不過由非視障業者經營的「六星級足體養生館」表示,「大法官釋憲有其道理,勞工局不應把爛攤子丟給我們,我們也要保障既有勞工的權益,怎麼能夠把三分之一 員工解雇,全部換成視障按摩師;況且既有的營業空間為1到3樓,不適合視障者通行,要是進用視障者,軟硬體設施改造費由誰付?」

北市現有1137位視障者領有「按摩技術士職業許可證」,勞工局長蘇盈貴昨天表示,他尊重大法官釋憲權,但也須考量實際問題;身為行政機關,未來對明眼人經營的按摩場所開罰違憲,不罰又違反現行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十分兩難。

評估後,勞工局決定未來3年內,在北市從事提供按摩業手技服務的營業場所工作人數滿3人者,須進用1位視障按摩師提供服務,只要依此比例進用,就算是明眼人也可合法經營按摩場所,不會再因違反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而收到1至6萬元的罰單。

勞工局強調,放寬既有執法標準不僅是因應釋憲過渡時期,也盼透過三分之一的保障名額,促進視障按摩師與大型按摩企業合作,打破過去「井水不犯河水」的藩籬。

不過中華視障經穴按摩推廣協會的吳姓按摩師傅聞訊表示,「明眼人跟視障者看到的世界不一樣,要一起工作很困難;萬一業績太好也容易被嫉妒,對視障按摩師沒有好處。」

台灣盲人重建院視障按摩教師黃文印則說,「以前就有業者嘗試讓明眼與視障按摩師一起工作,結果又高又壯、吃力不討好的客戶都被推給視障者服務,工作條件根本不公平,大家紛紛走人。」

黃文印說,視障者從事按摩要考執照,明眼人卻不用執照就可從事按摩的現況,更需要透過法令來規範,否則再多措施也幫不了視障者。

One response to “法律筆記(2):憲法與弱勢

  1. 其實有很多保障弱勢的法律都是有違憲之虞…我都不敢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