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感對不起

我在反省,為什麼我對1106學運有種冷感,當然很明顯因為組成者是學生而我不是,另外可能我對學運的時間點成因包含訴求都沒有相當認同。我是個很支持學運的人,大學時多次做學運採訪、專題,還被校長恐嚇(笑),我也很支持這次的學運,但只是冷感。或許是點名誰道歉(為了什麼?),點名誰下台(為了什麼?),我看不出來可以說服我的地方。我最支持的是關於集會遊行法的部分(但是修什麼?怎麼修?是修或是廢除?)。比起來,雖然野百合學運是叫「萬年老賊下台」,可是他有一套清楚的論述原因,也是因為他醞釀時間很久了。

這次的學運不同,他是靠科技迅速組合起來,每個學生憑著青春熱血,就參與了。不知道誰舉例的,說是學生和社會的初戀,所以大人不要教他們怎麼牽手接吻。我非常認同。所以從頭到尾,就只是「觀看」。這個國家社會未來是屬於他們的,他們要自己學著決定,學著去影響民眾。而我們這些該死的大人有自己應該作的事情:我們已經跌倒很久、失敗很多次,一直拼命累積的社會經驗與思想,我們要很認真去作,不要一直盯著他們看了。

我說的是,在學運訴求之外,應該重視的,例如公投法,還有兩岸簽署的內容需要送立法院,警察與司法的問題,還有更多更多。不要覺得年輕人幫忙完成了你沒作的浪漫,藉著他們的場子安慰自己,或者明明也是自己與社會的初戀卻還下指導棋。不要藉著年輕人的青春來填補自己的心。有人脈有資源有資歷,可以比學生用更積極的方法作更多的事。

我支持學運,但掙扎許久,我當個旁觀者。

昨天我跟胡小妹說:「你真的很了不起。」胡小妹一直都在關注主流媒體、大部分人不關注且不在乎的東西,他會抱怨,但是他還是繼續追蹤。我會想,我這輩子注定無法當個社運者,更別說是社運記者,相對於胡小妹情感容易投入,我都會思索再三,我總是要找到足夠的論證去支持一個論點,我才會去支撐他。現在在NGO思考遊說,更是人格分裂地需要找到各種不足之處,自己和自己辯論,然後補足論證,再去打仗。

我還是會被感動,但我想知道實際能怎麼作,如何說服我,進而說服其他人。沒有什麼東西是想當然爾就要直接接受與認同的。

圍城那段時間與靜坐之後,twitter上一篇嗡嗡嗡的回聲,沒有別的聲音了。不曉得是大家思想相近,還是陷入沈默螺蜁,但其實這不是太合理的事,我看不到更多補充的意見,看不到多元的聲音,其實很詭異。當然,警察抬走學生,絕對是影響力超大的動作,更何況還有媒體與網路轉播。我和「假記者」們討論到此事,也忍不住都說國民黨笨。

對很多人衝擊的事,對我已經不新鮮,或許是我沒被激起來的原因。歷史不遠,去年三一一,警察在行政院長官邸前抬學生放生的事,不就激起一群所謂「樂生派」部落客開始訪問、畫工程圖等等更積極的動作嗎?歷史總是一再重複,但總是該得到教訓的總是得不到?

說到樂生,這段時間認真想想,還真的非常佩服樂青,還有替他們覺得委屈。他們的學生運動,是站在弱勢這邊,並把運動主體留給阿公阿媽。你說要靜態絕食,或是激烈地抗議,遊行立法,去捷運菊、國民黨部、行政院長官邸、總統官邸,那裡他們沒去?而他們的學運時間也長達三、四年,不放棄。但他們得到什麼?媒體全面抹黑(蛋洗捷運局有名吧,連遊行都說是學生去作作業),不給報導(不然幹嘛集資買廣告),更慘的是,還要被一堆部落客數落攻擊(現在罵警察暴力的那些,當年可是拍手叫好呢)。

雖然組成會有變動,進來參與幫忙的人也一陣一陣,不過,也創立了台灣社運新典範(喔,還有所謂社運老手嘲笑說他們不懂社運,喔,我真記仇)。不然,billypan那篇堵陳雲林的方法,怎麼大量使用保留樂生的運動創意呢?XD

我真替這些學生感到哀傷。他們主張的難道就不是人權嗎?你們反駁的不就是你們現在正在說的「不能違反政府決策」嗎?

總之,我這篇是要說,我很抱歉我很冷感,不過我關注與正在作的事情,不會比學運沒有價值。

另外,請公平理性面對各種聲音,也請有更積極的論述,不要自我感覺良好。

同時,台灣該注意的問題很多,該修的法更多,與其最後靜坐,不如平時就學會好好關心政治與政策,監督立法委員與官員,不要浪費投票權。

最後,我真心佩服胡小妹、wenli,還有長期以來支持樂生保留運動的學生們。(喔,對了,要說科技,只差個Ylive吧我想)

所謂學生運動,我想想。

就1106學生靜坐致趙少康先

5 responses to “我的冷感對不起

  1. 您可不能冷感阿!我雖然不是法律人,但在我看過集會遊行法之後,感到一陣驚恐,法學院的一些學生能被嚇出來,這也是數十年未有的事,
    1.任何三個人在未申請前,都不能做任何請願、抗議等集體性活動。
    2.這次警察把舉三次牌的不成文規定直接給廢了,所以人民連幾秒鐘的抗議行為也都給剝奪了!
    3.辱罵公署,不得上訴,也就是說,你在被警察趕的時候,不小心罵了警察或公務人員,是要直接判刑,不得上訴的。警察通常都以此威脅你下次不得再犯!
    4.集會遊行居然有禁制區,也不得在公眾運輸廠所,…..
    還有很多令我很震驚的條文,這如果真的用起來,不輸給戒嚴!
    陳雲林來台其實無所謂,可怕的是周一週二的區離零星抗議群眾,居然執行集遊法最令人害怕的權力,你如果對這次的學運冷感,那就是對基本法的冷感,其他法就算通過也沒有任何意義,例如公投法,你就沒法透過集會、遊行的討論方式讓人民清楚知道公投法的內容。改變你的想法吧!

  2. 哇,你這麼緊張,但你有沒有看懂我的文章啊?

    我的「冷感」是我不激情參與,不表示我不關心喔。你現在才被嚇出來,我可是很早就被嚇到了:p

    我其實要說的是,你們玩吧,其他需要關心的,我們來關心。(另,你恐怕沒什麼資格質疑我對基本法冷淡吧,但你可以在多努力一點說服我投入。光你這個論點,我實在覺得很弱:p)


  3. 我寫了一堆
    只因為沒填email webaddress 就不見了 齁齁 這個程式要改

    咳嗽好點沒? 不要太累喔。

  4. 你是讀法律的啊?
    法與情 會不會很難取捨。。。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時

  5. 你的「窟」還真是多 ^^
    我最近幾天也在想這幾個運動,包括溪洲、三鶯、樂生、司馬庫斯、1106、在台圖博人。
    你的著眼點很好,就是要看到更多、更深的、以前沒有看到的東西。
    不過,在「社會運動」這方面,可能是更直接明白、更切身的訴求才容易引起更多人的共鳴。
    一般的台灣人太習慣自己的財產受到保護,所以對溪洲三鶯等很難感同身受。
    同樣的,一般的台灣人也鮮少有被誣頌、身份的問題(不需要住在另一個國家怎麼會有身份的問題),所以司馬庫斯和在台圖博人的事件也就這樣被忽略了。
    至於1106,訴求簡單,道歉下台一堆人認同(幾乎所有電視台都一直放送陳雲林來時警察過度執法的影像),而修改集會遊行法也引起社運界的支援。所以才會有你所見到的許多人為野草莓付出的景象。
    民主社會,以人為本,可是「人」本身卻是如此受限的生物,總是以自己的經驗為出發點,真的很令人慨嘆。
    野草莓很中產階級嗎?我只能說,他們信任自己的直覺,選擇一條會讓最多支持者接受的路。就像林志玲也總是必須要選擇一條會讓最多支持者接受的路。這年頭,要說服最多的人不容易,要懂得放下身段。
    至於你所做的,是一點一點改變人的觀念,不是引發海嘯,而是滴水穿石。他們很辛苦,你也加油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