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暖暖樂生

今天大家在有河看週六的照片,開始品頭論足。由於我曾說不喜歡雨漣的樂生照片,因為太哀傷,所以他一直記著。今天他說:「大家的都很批判啊!」於是點名了胡恰與HOW的照片。我一直在旁邊說:「我的沒有我的沒有。」雨漣說:「你的都很報導。」

←雅典娜拍攝

雅典那的照片很有味道,可能他剛開始接觸。迷走的照片有點失焦,但非常溫柔。我們討論HOW的哭點可能就在新院區。胡恰的照片看起來就是充滿情緒。

不過,我真的還好。昨天往坡上走,看到用椅子護住的花圃,便覺得很感動。走到七星舍,完全震撼住了:七星舍前面坐著好多人,吊著各種照片,裡頭有書,有詩有佈告,重點是當時的陽光灑下來,會讓人忍不住地感動掉淚。胡恰走到七星舍看到我,劈頭就問:「很感動吧?想哭吧?」

雅典娜拍攝

我看到七星舍,也就是現在開始的樂生圖書館,充滿著孩子們的文字,我便覺得夠了。看到圖書館前的娃娃車,忍不住笑了–這個地方,總不乏代步車,但是,娃娃車。「新生」!!!這是出現在大家心中的第一個想法,於是我們都拍了。

不只如此,圍籬一層層地包圍住,沒關係,我們在圍籬寫詩,每個圍籬上頭都是詩,是愛是溫暖是控訴是批判。寫不夠,地上也寫。苦勞網的窮理跟阿肥說:「看來圍籬不太夠嘛。」

←HOW拍攝

樂生被拆了嗎?我們可以讓他重生。圍籬隔離我們嗎?我們可以讓用字拆了他。雨漣說:「我和慕情在樂生,一直想哭,情緒很多。好同學說,圍籬架了,大家再把它搬開走進來,就好啦。」

我沒有太多的情緒是真的,我只有感動。一直到晚上,和樂青一群三十多個吃飯,大家很疲累但很平靜地完成事情的感覺,我覺得,就像昨天那個陽光灑下的感覺,不能說充滿希望,但是,就是很紮實地一切。

我們不也看到林卻阿媽笑了嗎?湯阿伯也很驕傲嗎?新院區很多院民開心嗎?

昨天到怡園前,HOW跟我說:「你一定會生氣。」走到怡園,大家果然都很生氣,後來跟窮理說,他也不高興。我沒有感覺,因為貞德社是要回去的,而那可能造成土石流的坡堤,應該記得要交代大家去盯著築好。誇張的陡坡沒辦法了,但是要叮嚀藍阿姨小心。

HOW拍攝

我比較捨不得的住院的秀琴阿姨,但我想搬到怡園對他來說不是好事,所以,他還是好好住在新院區。還有不得已搬到新院區的一些阿伯,如果可以互相照顧,即使新院區連我們都受不了,但是,還是希望他們平安。看到一些重病的院民有點受不了,也只能如此。

昨天的陽光太燦爛,大家太熱情,以致於,我竟毫無意識到之前曾被宣告結束,而兩個月後即將開始的隔離。溫暖能否再繼續?

p.s 忘了提湯阿伯他車上一堆貼紙,而且他在去馬英九家抗議時買了新的代步車。然後他真的是文青一個XD

感謝大家堆積如山的愛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