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燻與酩酊

昨日是菸害防治法上路的日子,而且也是我本人第一次醉到個不行的一天。為了紀念,寫日記。

除了聚會偶爾喝酒或是獨酌,我很少喝酒,更別說是拼酒。每次需要一喝再喝的場合,十次大概有六次是和sam老大喝,不過如果通常會適可而止,而且多得是陪喝的人。另外幾次則是到國外,例如韓國和日本,但我也會在微醺時,斷然不喝。到中國,總是遇到拼酒的場合,而且為了「民族自尊心」,我就是會咬牙撐下去。(可是,不論跟藏人喝青稞或是和摩梭族喝玉米酒,都讓我在冬天的高原上有快死的感覺。還好去四川和羌族喝酒沒有凍成那樣)

昨天,因為幾個中國維權律師來台灣,於是幾個台灣律師還有關心中國人權的朋友一起吃飯。我以為中國知識份子又關心人權的,會比較「善良」,沒想到,也是拼酒一掛的。而我以為我這麼一個「小妹妹」可以逃開,沒想到心狠的是自家的律師大哥,為了把莫律師撂倒,根本就不管大家哀求的眼神。

喝完紅酒喝高粱,高粱喝完還有台啤。而且沒有「隨意」這種事,只能乾杯。

而且,律師盧喝酒比他人還盧。一般人會說不賞臉不夠義氣,但律師會挑語病「判罪」,而且還訴諸公證什麼的,還有程序正義的問題。當然,還是會聽完證詞什麼的。AI秘書長還被搞到要「三審」定讞,當場陣亡。我年紀小,只有乖乖喝的份。

喝到我都站不住了,莫律師還要我用三句話介紹我的書。我整個失神腿軟。

因為我從頭到尾都在傻笑,也被錯認我很能喝,但其實我真的很昏。只是,一直硬撐著不讓大家擔心,直到走到附近的朋友家,我才不支。第一次真的喝到醉,也吐了出來。

超級痛苦。

我在中國大陸為了民族自尊心,死撐著不被撂倒,什麼青稞酒玉米酒什麼的!沒想到,在台灣,卻被祖國的金門高粱欺負,陣亡。

cobain說他不愛拼酒文化,說我身體不好不要這樣喝。我說我也很討厭拼酒的文化,可是,很多時候,這真的是社交工具,在喝酒的狀況下,自然去除很多隔閡。我認識不少朋友,尤其是男生,你要他說話,還真得讓他在喝酒的狀況下,他才會打開他的悶鍋。昨日場子本來有點冷,也是三杯下肚後,這些維權律師才侃侃而談他們對於中國政治的看法,還有對零八憲章的評論。你願意和他喝酒,「敬他」,他也會用相對的熱情回饋。

席間有個八十三歲的張律師,被稱為中國律師的良心,年紀大了但笑呵呵,很硬朗,也很熱情。AI秘書長喝醉了,他會前去摸頭摸臉,抱一下。搭車離開時,眼裡也帶著淚光。吃飯時,我要傳訊給朋友,看著手機,坐我對面的他,笑笑地叫了我一聲:「阿潑。」我頭抬了起來,他說:「吃飯。」我便把手機放下。

後來我主動兩次敬酒都敬他,因為他年紀最大。後來才知道他年紀大了,我不應該這樣敬他,不過他還是笑笑地喝了。

都市中產階級,出門靠喝咖啡social。但原住民或少數民族,很多時候靠酒或菸來表示友誼。在文化中,酒,佔了非常大的分量,也非得要有酒,才能助興。在四川時,羌族的人非得要靠酒來表達他們對我們的歡迎與’敬意,在台灣,和原住民也要把酒言歡。

我在這邊講得很理所當然,不過,要在這樣喝,我也不敢了。

我也有不喝酒的人權!!(整個亂入)

p.s 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不同是,不會用絕對精準的東西來當絕對值。我其實不太滿意公共衛生或是醫療工作者拿出科學的那套反對他們認為不好的東西,同時負面處理,卻不看看他在人類社會積極正面的功能與文化作用。

煙與大麻

【murmur】酒精‧酒經

【murmur】鬼打牆關鍵字與啤酒趴

【murmur】馬拉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